档案

Archive for 2010年1月

八字那一撇 (续一)

2010年01月31日 28 条评论
 
      上回说到,俺终于在新年伊始之际有了自己的第一个独立客户; 同时还说到,要真正写完这八字的第一撇,必须要做"职业培训"的专业登记注册。
 
      先说好的。一月份给新学生上了六个小时的课,心旷神怡也。为虾米捏?因为俺又运气很好滴遇到一个悟性和学习热情都很高的学生。这位老兄的工作要直接跟中国打交道,其实是在不久的将来要到中国分公司去建立一个他属下的工作小组; 因此掌握基础汉语知识在工作上对他来说具有战略意义。加上他本人一向也对中国文化挺感兴趣,于是在对中文没有任何认识的情况下,俺师徒二人踏上了征途。
 
      想不到六个小时下来,他的进步那么神速。举个简单的例子,有的学生学了两个月还不能用普通话将从1到10流畅地数上一遍; 这位大哥不但能将这十个数字倒背如流、而且还能在我故意"刁难"的时候比较流利地用中文回答出比如"1687"这样的千位数来。
 
      一句话总结: 老师学生都很愉快。
 
      再说糟糕的。当然就是那个"职业培训"注册了。材料是2010年1月5号寄出的,邮局说最多两天内对方就能收到。
 
      经过三年半的法国生活,俺清楚滴知道,办任何事情都要自己主动出击,等是等不来结果滴。于是过了几天俺就开始打查询电话。结果要打通那电话真是比登天还难。俺当机立断决定赶紧给对方机构发邮件。倒是收到过一封回复邮件,问俺在哪个省; 见字立即飞速将俺家地址等等再发过去,从那以后就杳无音信。。。
 
      等待回信的期间俺和lg又狂打电话不计其数次。。。眼看着就要到月底了,上周五(1月29号)俺下定决心,破斧沉舟也要打通那个电话(前面忘了说,那查询电话对公众开放的时间每周就只有周一下午和周五早上)。工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俺按下免提键、同时给儿子讲了五个故事、足足排队等候半小时后,电话那头总算有人说话撩! 那一刻俺高兴得犹如中了大奖一般。。。
 
      对方问了俺的姓名和地址,答复说负责俺们这个地区的同事在记事本上写着俺资料不足,他们会在下周将俺寄去的资料退回、待俺补齐后再重新邮寄过去。但具体缺了什么、以及下周哪天发出她一概不知。
 
      一句话总结: 看来俺这八字的第一撇,不知道又要写上几回续才能正式写完。
分类:妈妈的副业

文森25个月: 还在生病+巨大好消息

2010年01月29日 43 条评论
 
 
      在止不住的咳嗽和喷嚏中,文森25个月了。
 
      用抗生素和哮喘喷雾三天后,小病号的情况稍有好转: 总算好象会自主咳嗽所以暂时不用考虑去做运动疗法的拍背去痰; 躺下睡觉尽管呼吸还是不太顺畅但睡得比较安稳。不过脾气剧坏,而且到昨天为止还是除了牛奶之外几乎不愿意吃东西; 好在今天胃口好象回来了不少,晚饭吃得颇为津津有味,爸爸妈妈也跟着饱餐了一顿。
 
      有个不太好的新情况就是小同学今天开始投诉肚子疼,估计是使用抗生素的副作用。大人吃多了消炎药都受不了,更何况这么小的孩子。偏偏这药还非吃不可,并且按照医嘱要吃够七天。。。
 
 
      不管怎么样,病情开始稳定了就是好事。
 
      另外家里还有个巨大的好消息。在文森同学满25个月的昨天(2010年1月27号),我们家外婆拿到了签证,而且是长期签证: 这次一来就住上差不多七个月。
 
 
      说起这签证的故事,又是广东话说的"一匹布那么长"。长话短说就是外婆在去年12月28号交的申请材料,申请来法国的日期是2010年1月25号; 结果罗哩八嗦1月27号才终于收到签证。。。不过她申请为期六个月的长期签证,最后批下来的是七个月,所以我们也无话可说; 可这样一来买机票之类的就变得很被动。好在我们早就做好了准备,下个星期文森就可以跟天天通电话的外婆见面了。谢谢亲爱的Sophia!
 
 
      最后请大家看。。。文森同学近期的雷人雷语:
 
      1. 上星期天下午跟爸爸一起看rugby(英式橄榄球)比赛。平时看到球赛都高兴地大叫"打球"的小同学,这回只看了第一眼,就冷静地说了两个字:"摔跤"。 爸爸被他当场雷倒的同时不得不赞叹: 这小子的总结概况能力还挺高。
      2. 星期二妈妈带他去看病,走在路上看到几个英俊长发青年,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居然很大声地指着人家叫"madame(夫人)", 吓得妈妈赶紧抱着他仓皇逃跑。
      3. 上周某天楼下小广场,两位老夫人在议论什么事情。正在争论不出个所以然的时候,文森经过,听见人家说"mais si(就是)",立刻反驳道"mais non(就不是)"。两位老太太哈哈大笑,都忘了争论这回事了; 妈妈可是又被他窘得够呛。
      4. 爸爸问: "c’est qui a toujours raison(谁总是对的)?"
         文森狡黠地一笑,回答: "wenjen。"
         爸爸当场又被雷倒一回。。。
      5. 妈妈问: "谁那么坏、把电话线给拔了啊?"
         看着小画书的文森头也不抬地大声说: "妈妈。"
         妈妈这回不是被雷倒、而是气得快要当场昏倒。

又生病了。。。(更新: 医生的疾病诊断)

2010年01月26日 49 条评论
 
 
      这个周末,忙得焦头烂额。原因很简单: 我们家小同学又生病了。
 
      文森在圣诞节前得的中耳炎,是去年年底的最后一次生病。接着托儿所放假(圣诞+新年)十天,这十天里小同学的身体大大地健康了一把,爹妈也跟着大大地开心了一把。
 
 
      假期结束后一切恢复老样子: 爹妈工作、小同学上学。开始的时候还挺不错,妈妈心里暗喜(同时边暗喜边使劲敲了木头)。没想到关于孩子不生病这问题,不但不能说、就连边敲木头边暗喜也是万万不能滴(各位妈妈们接受俺的教训啊)。。。
 
      上星期四晚上文森就有点鼻子塞塞的,妈妈睡觉前万分小心地给他用了滴鼻子的药水。结果第二天(也就是圣vincent日的当天),文森同学出现了比较明显的感冒症状。唉,妈妈担心的事情又发生了: 托儿所的小伙伴中已经有几个是带着药去上学的,交叉感染当然不可避免。
 
 
      周末天气不错,可我们家破天荒地连续两天没出门,原因就是文森发高烧。而且这高烧是间歇性的,一般在半夜达到高峰: 一烧起来就势如破竹–39度或以上; 吃了药过段时间就退热,可问题是文森小同学继承了爸爸"天生恨吃药"的优良传统,每次都要强行灌服,让爹妈(主要是妈妈)头疼不已。与此同时,长牙慢得成了冠军的小同学,偏偏还选择在重感冒的时候一下子长两颗牙。。。
 
      就这样反反复复烧了退、退了烧,弄得全家人没觉睡。加上小同学不愿意吃饭: 天生小大胃王竟然没胃口、爹妈当然也没啥心情吃饭了。更有甚者,一向扬言自己从来不生病的爸爸还被他传染也感冒了。
 
 
 
      星期一情况稍有好转,爸爸妈妈决定不送文森去托儿所,于是小同学在家放羊一天,爹妈就更加忙得团团转。为什么啊?因为这小同学真是生性顽皮,除了发高烧那会儿老实点、只要退了烧就精神抖擞地大闹天宫。爹妈叹息之余也有点庆幸: 只要他继续调皮捣蛋,就说明病情大概还处于可以自行控制的阶段。
 
  
 
      妈妈现在最害怕的就是他的中耳炎会不会复发,所以非常神经过敏地一天检查他的耳朵无数遍。。。今天傍晚又重蹈覆辙地高烧一阵、吃药后不久退烧。希望明天情况能彻底好转,否则就要带他去看医生了。
 
      终于还是去看医生了……
      坚持到今天,实在熬不下去了。上午妈妈打电话给家庭医生,秘书说今天医生的时间全部约满、问是否能等到明天; 妈妈把文森的病情大概说明了一下,秘书小姐听到说小朋友已经连续四天每日晚间发高烧、立刻回答说请医生给我们打电话,看是否能今天下午尽量安排。中午十二点半左右,医生来电话说我们尽管下午两点到六点之间去,虽然要等,但只要一有机会她就先给文森看病。
 
      真是太感谢好心的医生了。不看不知道,原来文森得的是bronchite asthmatique(哮喘性支气管炎)。引起的直接原因还是重感冒。。。唉,妈妈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因为文森妈很小的时候得了哮喘病,文森外婆年轻的时候为这个真是吃尽了苦; 当然这当年的哮喘早就治愈了。虽然不是先天性哮喘,可也证明妈妈是过敏体质。当妈的特别害怕会遗传给儿子。
 
      医生开了一大堆药: 抗菌素、哮喘喷雾、退烧药。。。外加一张"运动疗法"处方: 万一小同学积着的痰咳不出来、呼吸状况没有好转的话,就要去做这个运动疗法的"拍背"去痰治疗。尽管医生再三强调文森现在只是哮喘性支气管炎、跟哮喘病根本不是一回事; 而且也有医生外婆的越洋电话打气,可爱担心的文森妈现在的心情就是,两个字: 担心; 三个字: 很担心; 四个字: 担心死了。。。

Saint Vincent (圣Vincent日)–更新: 增加酸奶蛋糕的方子

2010年01月23日 39 条评论
 
 
      2010年1月22日,星期五,天气: 晴
 
      今天是法国的saint vincent(圣vincent日)。早上妈妈送文森去上学,一到托儿所,老师就热烈地跟文森说节日快乐。小同学一脸茫然,不过看老师笑得那么灿烂,也跟着兴奋地大笑起来。
 
 
      妈妈以前就写过其实每年有两个圣vincent日,一个在每年的1月22日,另一个是为了纪念一生为穷苦人做善事的saint vincent de paul,那是每年的9月27日。常常来我们家做客的筒子们大概还有印象: 文森的预产期是2008年1月22日圣vincent日的当天,结果等得不耐烦的小同学提前四个星期在2007年12月27日出生; 一岁生日在巴黎奶奶家跟爸爸一起生病没有庆祝,于是在回广州过年的时候(2009年1月22日、爸爸妈妈特意选了这天来纪念这个对我们家来说很有意义的日子)跟外公外婆小姨一起补庆祝。
 
 
      所以今年是文森的第三个圣vincent日。在这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星期五,上午小同学上学,中午妈妈有一个半小时的课,爸爸则有个紧急工作忙碌了一整天。
 
 
 
      抓紧下午难得的冬日暖阳,妈妈和文森在草地里疯跑了一个小时。胆子越来越大的小家伙,这个小小的儿童乐园很快就不再是他的梦中天堂了。
 
 
 
      晚饭时候爸爸妈妈给文森准备了个小惊喜: 妈妈趁小同学上午在托儿所的时候,背着他烤了个酸奶蛋糕; 爸爸出了个好主意: 到时候在上面放上生日蛋糕的蜡烛。看看文森的兴奋表现,就知道这个蛋糕有多成功了。
 
 
      不知道法国其他叫Vincent的大人孩子们是怎么渡过属于自己的节日这天的。
 
*** 跑题一大下: ***
      妈妈假公济私,利用文森的日记部分来贴这个酸奶蛋糕的方子。不过说不定小同学将来长大看了还会对他老妈感谢得很–如果届时他小人家也象俺老人家那么喜欢做饭的话。
      做法: 1. 一个原味酸奶; 1.5酸奶杯的糖(这个可以根据个人口味增减); 3个鸡蛋; 1酸奶杯融化的黄油; 1包做蛋糕的发酵粉; 1小袋香草糖; 两勺新鲜奶油; 面粉120克。2. 烤炉预热180度。3. 将1中的材料混合均匀,倒入蛋糕盘。4. 入烤炉烤30到40分钟。
      据说这酸奶蛋糕是所有法国小朋友们都会做的蛋糕,可见其操作之不复杂性了,呵呵。而且俺这个方子还真的是在一个九岁小女孩的方子上改良而成: 原方子不用黄油、用的是花生油,俺一开始就觉得怪怪的所以擅自将其篡改为黄油了。

滑雪一日小记录

2010年01月21日 41 条评论
 
 
      2010年1月19日(星期二)是个激动人心的日子: 爸爸妈妈第一次带我去了真正的滑雪营滑雪。这个漂亮的地方叫gréolières,玩儿雪橇、在雪地里奔跑,太好玩儿了!
 
 
 
      天气真好,虽然气温很低,可是阳光灿烂。爸爸说这样的天气最适合滑雪。滑雪营离我们家不太远,开车大概要一个小时十五分钟。快看: 爸爸的单人雪橇表演。
 
 
      白茫茫的雪山真好看,爸爸妈妈说一定要戴太阳眼镜,要不然会眼睛痛。唉,木法度,只好戴吧。
 
  
 
      后来我对这个小眼镜忍无可忍就把它给摘了,结果逃不出爹娘的魔掌: 他们硬是给我当场买了这副蛤蟆镜,并且威胁我说如果不扣上这玩意儿,就立即回家。小不忍则乱大谋,大丈夫能屈能伸: 为了我的冰上运动事业,我忍。。。
 
 
      想不到妈妈也是第一次玩儿雪橇。谢天谢地,什么运动都不会的妈妈竟然滑得挺自在、没有出洋相让我大跌眼镜。。。
 
 
      尽管要戴讨厌的太阳眼镜,可我也争取到了不用戴手套的自由。妈妈又在给我拍照,赶紧抓个雪球砸她!
 
      照片好多啊,妈妈这土包子今天要开洋荤了: 热烈隆重感谢阿顺妈妈阿姨给妈妈指点了这个上slideshow的光明大道!
 

  http://pics.picturetrail.com/res/swf/slideshowsp.swf

 
      最后照例按妈妈的老规矩,请各位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弟弟妹妹看她给我拍的滑雪小电影。谢谢大家一起分享我滑雪的快乐!
 

  http://www.medicinefilms.com/v/196461

期末考试

2010年01月18日 38 条评论
 
      连续两周,忙完了工程师学院的汉语课期末考试: 先笔试、后口试。
 
      总的来说成绩俺还挺满意: 如果光是两次考试的分数总和定高低的话,那这帮学生们基本上都顺利过关眉开眼笑的了。
 
      不过学院的规定是除了考试分数,平时上课的出勤率以及课堂上的参与率也占不小的比重。这一点,看起来好象是太严格了一点,俺可是举双手赞成的: 学生的任务就是学习,再天才的学生要学习得更好也还是要去上课吧?除非那门课的老师实在太糟糕。
 
      俺自信不是那种让学生一进教室就困得东倒西歪或者后悔得肠子都绿了的老师,学生们的成绩和反映也直接或间接地证明了这一点。
 
      考试实际分数合并出勤分合并课堂表现分,出现了俺期望已久的结果: 班上最优秀的学生,果然就是之前俺在<<师傅领进门>>里头提到过的缺了五课那组中的一位。说到这个,得说明一下,俺可不是个偏心眼的人: 口试的时候,给这个学生的问题非但没有留任何情面、反而比别人的都难: 跟别人的都是用汉语一小问一小答; 对他,俺直接说因为他水平比较高,所以希望能进行个真正的小对话。。。考完了俺真恨不得给他的分数栏直接就填上20分(20分为满分)。而且这个天赋很高的学生,从头到尾没有缺过一次课,上课举手发言啥的就更不在话下了。
 
      广东老话说"一样米养百种人",还真有道理。还是考口试,有个笔试已经当掉的学生跟俺解释说他为什么总是缺课(当然这位小兄弟使用的交际语言为法语),原因是因为他住得太远,汽油费又那么贵; 所以不光是汉语课、其他课目一样: 凡是当天如果只有一堂课的话他就干脆不来学校以免开销了过多的汽油费划不来。俺听了表示理解他对汽油费的成本控制; 不过俺没有直接表示出替他毕业文凭的担心来: 他自己都不以为然,俺瞎搀和岂不是替古人担忧?不过俺这数学白痴还是私底下认为这未来工程师(如果能顺利毕业的话)成本核算做得不太好。
 
      因此尽管俺一向喜欢欣赏美好的东西,可看着他那双漂亮的蓝眼睛,俺也只能笑眯眯地再次给了个不及格。
分类:妈妈的副业

秋后算帐: 文森的两岁总结

2010年01月15日 54 条评论
 
 
      弹指一挥间,文森的24个月已经过去了一半。前天下午,妈妈带他去做了24到25个月间的例行体检顺便打了预防针。两件大事做完之后,这个拖拖拉拉的两岁总结再也没有借口推脱,还是赶紧出炉吧。
 
 
 
      一.身体指标: 健康茁壮成长。
      1. 身高: 91.5厘米 (长个儿了长个儿了)。
      2. 体重: 12.1公斤 (不太胖不太胖)。
 
 
 
      二. 秋后算帐之大控诉篇:
      真的象传说中的那么灵验,过了24个月的小同学,果然大张旗鼓地迎来了"可怕的两岁"。其令人发指的程度导致妈妈不得不以控诉作为开篇。
      1. TT之臭脾气: 越来越犟,想要做的事情一旦遇到家长制止,立即大发雷霆。例如进城的时候,跟他说因为车多所以一定要爸爸妈妈牵着过马路; 在乡下野惯了的小人家每次都不予理睬地撒腿便跑、行不通就挣扎耍赖要挣脱爹妈的铁手。。。
      2. TT之每天夜里起床检查工作: 记不清这个已经持续了多久,反正现在我们家已经习惯成自然。每天夜里、可能是凌晨两点半、三点半或者清晨五点半,小同学必然起床检查工作一到数次; 如果爹娘胆敢对他的呼唤置之不理,那就等着听他用消防车执行任务鸣笛的节奏和方式喊吧: "妈妈妈妈妈妈。。。" 以至于爸爸决定说以后遇到这种情况就要赶紧答应,否则以这小子宏亮的嗓子这么持续性地喊下去,附近人家都会以为着火了。
      3. TT之吃饭挑肥拣瘦: 一向吃饭表现很乖的文森同学,近来也举行了好几次罢吃活动,百思不得其解的妈妈被他弄得很是苦恼; 思前想后估计是因为他又在长新牙。好在罢吃活动已经正式结束,但挑肥拣瘦的行为依旧没啥改变: 遇见爱吃的狂吃,不爱吃或者心寸怀疑的就怎么都不愿意碰; 在家里还不算严重,最麻烦的是在托儿所: 上午九点半的茶点时间,小同学对那儿的小点心饼干什么的基本不碰。。。好处是去托儿所的那三个上午中午饭回家吃得特别香,可坏处就是说明他一上午啥也不吃光玩儿了。。。老师们都很负责每次轮流做他的思想工作好象也不奏效,所以每次都跟妈妈汇报这个问题。唉,这孩子怎么那么让人操心呢?
 
      4. TT之好奇心无极限爆棚: 凡是他不可以碰的东西不能干的事情他碰起来干起来的努力程度一定加倍翻番。不许自己开电视?开了关、关了开、开完再关N次。不许碰妈妈的教材和教具?强取豪夺到手之后使劲有多远扔多远。爸爸的电脑是工作用品神圣不可侵犯?哼哼,先下手为强地想方设法摘按键、拔电线把他的程序搞乱。这个是什么?妈妈洗完脸要擦在脸上的?嘿嘿,赶紧打开瓶盖给她倒得一干二净。胡椒粉凭什么只有你们能吃啊?张开嘴就往里倒,结果喷涕连天又跳又叫。。。林林总总,罄竹难书。
 
 
      三. 秋后算帐之小表扬篇:
      引用我们家爸爸最喜欢说的一句话: 凡事必然有阴也有阳; 对文森小同学的总结也要一分为二: 光批判不表扬难免有失公正。
 
 
      1. 语言的进步: 妈妈百说不厌的话题。上次说到小人儿上托儿所之后法语方面有了显著进步。目前的情况是中文、法语共同前进,从双音节词语进入到了短句阶段:
      (1) 汉语例子: 看见两辆卡车,就自觉地说"卡车两个…大…小"; 要东西吃,会说"拿饼饼,妈妈给"; 看见妈妈拿装课本的背包,立刻挥着手说"再见,妈妈上班"(随后的反映很可能是哭着不让走),等等。最好笑的是用词不当,今天早上起床小家伙一下没看到他的宝贝doudou,立即说"白猪,不在"(好象他那白猪公仔很拟人化地夜里开小差离家出走了似的)。
      (2) 法语例子: 嫌大人挡他道了,边推边说"pousse-toi(让开)"; 电视新闻的某个报道员他极度不欣赏,每次看见人家都气愤不已地大叫"pas beau, non non non(不好看)"; 第一次"滑雪"后,每天数次跑去勒令爸爸"à neige, allez(à la neige, 去滑雪,走啊)"。
 
 
      2. 爱学习: 这是文森从小的优良传统,爸爸妈妈对此很高兴、并且非常希望能够帮助他保持下去。
      (1) 认字: 认识并基本记住了法语字母表中的全部字母(当然不是按顺序、同时只限于大写形式)。比如经过麦当劳,看见巨大的M,每次都清晰地念出"M"; 妈妈带他去药房,看见活动屏幕上出现ICI (这里),小同学不认识这个单词,但也高兴地念"I、C、I",还因此得到女药剂师奖励小蜡笔一盒。而对结构复杂的中文字,目前唯一认识的一个字还是"好"。
      (2) 算术: 23个月学会用法语说并认识从1到10之后,目前的进步是可以独立用法语数东西基本正确地数到"5"; 而中文算术也终于迎头赶上了一点点: 有事没事就用他的降半盘边数边念叨: "1、2、2、4、7、6、3"(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喜欢"2")。
 
 
      3. 讲礼貌: 继续保持主动跟比较熟悉的人打招呼、说再见以及道谢的好习惯(陌生人除外),常常带他进进出出的妈妈对此习以为常,倒是爸爸偶尔带他出门散个步,回来总是惊奇地说怎么有那么多大人跟这小子打招呼。
 
 
      4. 社交能力的加强: 上托儿所最大的一个好处–文森跟其他小朋友的相处能力明显提高,在游乐场遇到要欺负他的小家伙也开始自觉地进行初步自卫、再也不象从前那样只会哭着喊妈妈救他。小同学在托儿所的异性缘好象还不错: 星期三中午妈妈去接他的时候,就有两个漂亮的小女同学一个给他递外套、另一个给他递书包(哈哈)。
 
 
      *** 本月爸爸妈妈的育儿小心得***:
      终于在这里第一次出现了"爸爸"这两个字,充分说明随着孩子日渐长大,爸爸妈妈共同教育的重要性。我们家是按照传统的家庭分工: 妈妈唱白脸、爸爸唱红脸。文森爸爸一向对小家伙非常宽容和爱护,但一旦遇到原则问题,真正要罚他的时候绝不含糊和心软。小孩子聪明着呢,文森就知道吃的穿的找妈妈,玩儿就一定缠着爸爸; 可小同学也很清楚爸爸罚起他来的厉害。这个办法目前看来行之有效,希望能够在实践中进一步加强和完善。
 
      汇报结束前贴上最新小电影<<小猪舞>>,谢谢各位耐心看完妈妈的长篇大论。
 

   http://www.medicinefilms.com/v/196342

一菜两吃

2010年01月12日 39 条评论
 
      前不久在安娘的桃花岛里看见一个经典句子,说"中国女人就是爱省钱"; 俺一看,正是俺乐此不疲反复进行的一件大事。于是将近日俺家厨房的菜菜们整理一番,排排队,发现都是一菜两吃,心下大喜。。。
 
第一组之一: 洋葱圈咸香煎肉
 
 
     其实这是一菜三吃: 此肉的一半上次被俺弄成中式炖肉; 剩下的这一半儿就决定换换口味,弄成了咸香煎肉。
 
第一组之二: 黑白木耳肉片煲
 
 
      没有消灭完的咸香煎肉,就变成了这锅热乎乎的肉片煲。
 
第二组之一: 干煎兔腿
 
 
      这个是首次试验。用的是盐煎鸡腿同样的办法,只是煎起来容易熟得多。吃了才明白: 在这个兔子为常见食用肉类的国家,为什么单买兔腿的话会那么贵了。
 
第二组之二: 杂菜炖兔
 
 
      俺当然不会只购买成本高的兔腿,其余的部分就用杂菜炖了。超级下饭,唯一的一点是记不清俺家奶奶用的是红酒还是白酒,于是在来不及电话咨询的情况下,俺自作主张地擅自采用了白葡萄酒。
 
第三组之一: 蛋白黄瓜炒木耳
 
 
      俺家最后的白木耳全部用在上面那锅肉片里之后就因为买不到而断了货。这个小炒锅里的东西其实没啥特别,不过说明俺将鸡蛋也弄了个两吃。。。
 
第三组之二: crème brûlée au chocholat (法式焦糖巧克力布丁)
 
  
 
      上述鸡蛋们的蛋黄就用在了这里。因为俺当家的不爱焦糖,所以俺没敢弄得十分焦,尽管好吃、但跟原方子的照片有一定差距。

人生第一滑

2010年01月9日 41 条评论
 
 
2010年1月8日,星期五,天气: 雨、雨、雨,气温: 4到6°
 
      今天是文森本年度值得纪念的第一个大日子。值得纪念的有大事两件,一是小同学本周开始一、三、五上午都要去托儿所呆着,今天就是新增加的首次上学日; 一切情况良好。
 
 
      而这第二件大事,妈妈觉得就要好好帮他记录一下,因为今天是小同学的人生第一次滑。。。雪。。。橇。
 
  
 
      天气预报不太远的山上下雪了,于是下午两点妈妈一下课就飞奔回家: 我们早就买好了雪橇,望眼欲穿地等候时机试验呢。我们去了caussol的山上。平时开车去大概就是半小时,可今天又是雨又是雾的能见度太低,所以爸爸比平时更多加小心、用了四十五分钟。车子往山上爬的过程非常有趣: 开始的时候只是见到路边隐隐约约的下雪痕迹,接着就看见树跟上面拴着雪,然后就看见树叶上也挂着雪,最后就变成白茫茫的一片中穿插着树了。
 
 
      文森其实早就见过雪,一岁生日在巴黎奶奶家还玩儿过这冰凉的东西; 不过他那时候太小了所以根本没记住。这下看到的情景给他的震撼感觉就可想而知了。
 
 
      好了,语言描述太苍白,还是让照片来说话吧。
 
 
     看文森这么爱雪、玩儿得这么高兴,爸爸妈妈商量着下回一定带他去真正的滑雪营练练身手。

八字那一撇

2010年01月6日 55 条评论
 
      新年新开始。俺终于有了真正的自己的第一个独立客户。
 
      啥叫独立客户?就是不通过任何机构和个人等中间渠道、独立跟俺直接合作的客户。
 
      说起来话长,中间过程也就免提了省得累了大家的眼睛。直接说结果: 就是2009年结束前跟上述公司签了合同,新的一年里负责他们公司的汉语培训课。
 
      第一份合同是个课时不多的小合同,今天晚上刚刚决定本周内开始第一课。俺兴高采烈心潮澎湃之余,还是有点小阴影: 因为按照规定,俺要做这样的直接培训课程就必须做"职业培训"的登记注册; 在法国要办理这样的正式行政事务,要求的相关文件不计其数,困难多是出了名的; 而自己好不容易才刚刚逃离了办理居留证、社保卡等等的苦海。。。
 
      不过既然八字终于即将要有第一撇,再怎么麻烦也要坚持下去; 不是总说"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嘛。
 
      申办资料已经寄出去了,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补充资料等等了吧。希望俺这个八字的一撇一捺能够尽快写完。
分类:妈妈的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