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森的成长日记 (4-5岁), 中国,中国 > 文森四岁半:第一次跟妈妈单飞

文森四岁半:第一次跟妈妈单飞

2012年6月27号,文森四岁半。五天后,背上自己的小书包,文森迈出了小小人生里的一大步: 第一次跟妈妈放单飞,万水千山回中国。

话说我们一家三口今年二月初回国的那一次,遇到大雪封路差点飞不成。那次回国完成了一个艰巨的任务: 为文森妈定好了牙齿治疗方案(详情请看2012补牙年)。时间过得飞快,文森妈从国内回来后抓紧又拔了两颗牙; 跟医生鸿雁传电子邮件约好时间; 订购母子二人的机票(尽管适逢大暑假、机票超贵机位紧张,也运气很好地订到了); 办好小同学的签证(因为文森妈一直拿的是中国护照,加上这次爸爸不能随行,帮文森办签证的材料反而相对减少); 然后就等着出发那天的到来。

不过这次的旅程有点特别: 文森爸因为工作关系必须留守,于是乎,从十三个月开始坐飞机回中国的文森小朋友,一下子将有两个从来没有过的新体验: 从出生以来第一次跟爸爸分开,以及第一次跟着妈妈单飞回广州。为了这次的放单飞,全家总动员,提前两个月就开始教育在乡下野生放养惯了的文森小朋友: 一路上要牵着妈妈的手紧跟妈妈、不许乱跑乱动、对陌生人要提高警惕等等等等; 文森同学经过不断努力把外公外婆的名字地址倒背如流。文森妈精简行李之余,还把手提行李换成大背囊一个、以便腾出两只手来备用。就这样,超级紧张大师文森妈心里还是七上八下,天天祈祷着千万不要出什么岔子(看不出来吧,作为马大哈冠军的文森妈,上讲台的时候哪怕台下有千军万马也不会露怯; 可一旦遇到不确定自己能驾驭的局面心里就惶惶然)。。。

2012年7月2号,出发。

全家四点半起床,文森爸开车送我们到机场,告别的时候,文森大声说: “Papa,je t’aime très fort. Ne pleures pas quand je ne suis pas là, je t’acheterai des bonbons(爸爸,我很爱你。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不要哭喔,我到时候给你买糖吃哈。)而爸爸则说如果文森乖乖地听妈妈和外公外婆的话,假期结束回家的时候就送给他一个大礼物。

机场留个影,时间: 2012年7月2号清晨5点45分。看起来很困吧?果然之后第一段的两个小时飞行时间内,文森睡了一个半小时。

飞机早上6点25分起飞,清晨的云彩多么好看。

之前每次回国我们都坐法航的班机在巴黎转机,这一次坐的是荷兰KLM、法航和南航的联合航班,要在阿姆斯特丹转机。说到这里跑题一下: 原来就听到很多关于KLM的好评,这次亲身经历之后,文森妈感觉KLM的服务真是不错,值得推荐。

8点25分在阿姆斯特丹机场降落,降落前从机仓窗口看到的风景很漂亮。走在传送带上的文森开始的时候有点小紧张,偷偷说了好几次”妈妈,爸爸为什么不没有跟我们一起来呀?”

幸好提前跟空姐咨询了我们转机的登机口大概位置,找起来顺利很多,也避免了带着孩子在这么大的机场白走弯路。过关安全检查的时候,警察先生查验完护照、户口本等各种证件后,突然问”Where is his father(他的爸爸在哪儿)?”文森妈说爸爸留在法国工作,同时呈上文森爸提前写好以防万一的手写信件一封,内容大概是从何时起到何时止由本人妻子带孩子回中国广州(说到这里又要小跑题一下: 帮文森申请签证我们也提供了这样的证明信件,代办签证的国旅说很有必要,因为发生过母亲或父亲单方带孩子出国、另一方报告孩子失踪之类的纠纷)。年轻的警察先生很满意,微笑着说”Merci beaucoup, madame(非常感谢,夫人)。”并且对打开话匣子凑热闹的文森”严肃”地说: “No French please,sir(先生,请不要说法语)。”

万事具备,只欠。。。如何打发等待转机的漫长五小时。好在有这个: Airport caddy。文森从走进候机大楼的那一刻就目不转睛地盯着这小车来回运送乘客: 不是也想上去坐坐、而是很想上去开开。这会儿看到有那么多辆停车呆命的闲散车员,小同学岂有等闲视之的道理?

文森妈要第三次跑题了。尽管是第一次到荷兰,却发现这个国家的人特别有意思: 高高大大的严肃外表下,其实挺随和。不论是空服员,还是机场的地勤人员,甚至负责安检的警察都是这样; 同时还发现,他们对孩子特别好。文森开这个caddy起码开了一两个小时,中间交接班的人员来了好几拨; 看见文森玩得起劲,不但不阻止,还笑眯眯地予以鼓励,其中一个年轻女孩儿更邀请文森跟她一起转动方向盘停车。机场带来的良好印象令文森妈对这个国家产生了强烈的好奇感,希望不久的将来可以来个全家荷兰游。

好不容易才用”赶紧吃东西,不然飞机开走了不等我们”的借口,把文森从caddy上骗下来吃了午饭; 接着走回F07登机口,发现临时改到F06了,立刻抓紧时间换地方。表现一直很好的文森,这时候已经很累了,开始不耐烦地东奔西跑起来。文森妈越追他越跑,情急之下大喊一声: “哎,你不想要爸爸的礼物了对吧?” 重赏之下有勇夫,小同学终于不情愿地走回妈妈身边的椅子上坐着。面对妈妈拿出随身带着的纸笔,文森画兴大发,即性给外公外婆创作了谁也看不懂的抽象画一幅。

接着就看见有个亚洲妈妈带着三个孩子走过来。小孩相见,格外好奇。几个言语不通的孩子开始一起玩,两个妈妈则开始聊天。这位妈妈来自菲律宾,现在居住在挪威。他们也是这天早上八点多从挪威飞过来,等了五个小时之后跟我们转同一班飞机去广州、然后要在广州再等待六个小时之后转机去马尼拉。文森妈对这位妈妈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她的孩子分别是八岁、六岁和四岁半,一个人带三个娃转两次机、而且每次转机的等候时间都那么长,太了不起了!

上了飞机就好办多了,文森吃了一丁点儿飞机餐后看了会儿动画片就开始睡觉,打了一夜小呼噜; 文森妈因为怕他踢被子和翻身掉到地上去,基本没睡(估计所有带孩子长途旅行的妈妈都这样吧,呵呵)。第二天早餐时间跟邻座的一个中国妈妈聊天,听她说上次自己带女儿回国,小丫头自己跑到另一个商店吓得她边哭边喊找了半个小时才找到的经历,吓出了一身冷汗。这些小娃怎么都以吓唬爹娘为己任呢?

2012年7月3号广州时间早晨6点50分,飞机在白云机场降落。第一次单飞第一部分的任务顺利完成,给一路表现优秀的文森奖励红花一大朵。

小同学的精力真旺盛: 坐了两次一共十三个半小时的飞机,加上等候转机的五个小时,折腾了十八个半小时后,回到家还坚持不睡觉; 洗完澡神气地换上外婆送给他的汽车T恤后就兴奋地玩儿个不停。以至于中午全家出去吃饭,他一进餐馆倒头便睡,弄得以后每次去同一家馆子都被问: “小朋友,人家来都是吃饭的、怎么你一来就睡觉呢?”

接下来三个星期里发生的事情,文森妈另外再详细汇报; 这一篇,专门用来记录来回路上的情况。

2012年7月24号,再出发。

原本以为盛夏坐飞机应该特别顺利,再不会遇到冬天大雪的困扰; 结果还是出现了天有不测风云的情况: 天气预报了N天的号称”广东省今年最大一次的台风韦森特”,早不登陆晚不登陆,偏偏在7月23号凌晨三点半来了。狂风大作,夹着暴雨,阵势十分吓人; 被吓醒的文森,忧心忡忡地问: “妈妈,明天飞机还飞不飞呀?如果飞的时候被风吹跑了可怎么办?”(这孩子,每到关键时刻说出来的话就雷上加雷。)

好在7月24号中午开始风势逐渐减弱,到了傍晚出发的时候基本已经风平浪静。

坐着地铁去机场,一路跟外公外婆说个不停。估计因为台风的关系,居然木有往日人满为患的景象。

办登机手续和过安检关的时候,文森有礼貌地跟工作人员打招呼,大家也觉得这小孩儿好玩儿所以都逗他,基本上问的都是同一个问题: “小朋友,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去干什么呀?” 文森每次都一本正经地回答: “我从法国来中国,现在又要去法国。我要去法国找回我的爸爸。”

坐在登机口附近,心情舒畅地吃喝; 同时神气地展现外婆送给他的红豆手链。

又即兴挥毫了: 画彩色石头一块并郑重地签上自己的大名,作为送给爸爸的礼物(小同学后来还把自己飞机餐里的巧克力和橙汁留起来作为送给爸爸的礼物)。

经过两个小时的等待,终于登机啦。兴奋的小同学主动摆POSE让妈妈拍照。

2012年7月25号法国时间清晨6点,飞机降落在戴高乐机场。降落前机身抖动得很厉害,好多乘客发出”wa”的惊呼; 一向语不惊人誓不休的文森,突然大喊了一句:”妈妈,这个飞机发抖也发得太厉害了吧?肯定是刚刚翻了一个大跟斗!” 后排坐着的乡亲们同时暴笑、说这孩子真可爱。狼狈的文森妈叫他不要乱说话,他居然很不高兴地反驳说: “妈妈,那些阿姨和姐姐都说文森很可爱。我真是太可爱了。” 此时前后左右都传来暴笑,文森妈,剧烈汗的同时心想: 好在你小人家在飞机途径莫斯科附近遇到大气流的时候在睡大觉,不然的话不知道会说出什么更雷的话来。。。

下了飞机就一路狂奔,因为尽管从巴黎转机回南方的间隔时间有两个小时,可是从我们下飞机的2E口跑到转机的2F口,绝对不是件快速而简单的事。果然,经过步行、乘滚梯、坐机场小火车、再步行、再乘滚梯、再步行。。。到达安检口已经6点40分了。说到这里要热烈表扬文森,自己背书包,跟着妈妈一路小跑不休息,不叫苦不叫累。对一个四岁半的小家伙来说,的确做得很不错!

法国机场的工作人员也喜欢逗文森玩儿,问的还是从哪儿来、来干嘛之类的问题,只不过这次用的是法语; 文森的回答还是那么一本正经,只是把”找回我的爸爸”肉麻地更新”为找回我亲爱的爸爸”。

7点10分到达登机口,早晨太阳映照下的小同学神采飞扬。给爸爸打完电话,文森激动地告诉妈妈说爸爸会来接我们(文森妈心想这不是明摆着的么?有啥好激动滴?)

外婆给我们准备的母子装,铁臂阿童木还让一位机场保安跟我们说了日语,文森弄清楚那是日本话之后,纠正人家: “Ma maman est Chinoise(我妈妈是中国人)。”

9点55分,飞机在我们的终点机场降落。走去行李传送带的时候,文森远远地就看见爸爸在落地玻璃外跟我们招手。眼尖的小同学又第一时间在众多箱子中迅速认出我们的两个,然后激动地跑出去,犹如一枚小炮弹一样朝爸爸奔去。

文森妈和文森一起光荣地完成了第一次单飞的任务,文森也因此而得到了爸爸奖励的大礼物。至于是什么礼物,以及文森的假期和文森妈的牙齿工程,请听下回分解。

  1. WENDY
    2012年08月2日 2:07 上午

    太棒了, 亲爱的! 辛苦了, 麻妈! 一切都是值得的!!!^^

    • 2012年08月4日 5:58 下午

      谢谢亲爱的! 现在我可以蛮大声地说: 下次自己带小朋友回国信心强多咯^_^

  2. 2012年08月2日 9:19 上午

    文森说话真是太搞笑了,难怪大家都那么喜欢逗他玩呢!一看他说“我要去法国找回我的爸爸”,我的脑海里就响起那首《苦儿流浪记》的主题曲:我要我要我要找我爸爸。。。哈哈!一路上表现这么棒,真是要好好表扬才行呢!

    • 2012年08月4日 6:00 下午

      《苦儿流浪记》, 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捣蛋大王,平时真是太调皮了! 如果他能象珈米那么听话,我哪至于被吓得差点心脏病爆发~~~~

  3. 2012年08月2日 12:31 下午

    Merci beaucoup, madame —- 好想学法语!!!!
    文森太搞了!!! 哈哈哈飞机发抖。。。。 太有想象力了。

    国内要注意安全。。。 最怕孩子乱跑了,国内治安太差。

    • 2012年08月4日 6:02 下午

      哈,他小人家的想象力倒是狠丰富,旁边听着的大人估计都被吓得不轻! 关于国内的治安,好象真是听到的吓人事件越来越多了,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反正就是非常吓人。

      • 2012年08月6日 7:34 上午

        我以前一个同事 根本不敢带孩子回国,说是怕把孩子弄丢了。 反正你千万要小心,别让他离开你视线。 国内的事情,说不清。

      • 2012年08月9日 1:55 上午

        就是啊,在国内的三个星期,我们家高度戒备,真是视线一步也没离开过文森。。。不是过分紧张,而是真的被吓怕了。

      • 2012年08月9日 11:50 上午

        就是 就是。。 多一分小心,总是好的

      • 2012年08月11日 11:59 下午

        就是啊,而且真的有人带孩子回去就丢了的啊,555。

  4. ❤田小姐❤
    2012年08月3日 2:34 上午

    第五张、第十四张、第十六张。。。OMG~ 太欢乐了!

  5. 2012年08月4日 6:03 下午

    哈哈哈,你呀你呀,每次都能帮我发现很多亮点,谢谢啦^!^

    • ❤田小姐❤
      2012年08月4日 10:37 下午

      必须的么!我是谁啊!眼睛一顿毒!

  6. 2012年08月5日 9:20 下午

    把飞机餐里的巧克力和橙汁留着给爸爸,当做礼物,文森真是个孝心的乖孩子!人见人爱,那是肯定滴啦!

    • 2012年08月9日 1:54 上午

      这小子狡猾狡猾滴,估计是想着用自己的小礼物换爸爸的大礼物呢,哈哈。

  7. 2012年08月27日 2:12 下午

    文森真喜欢旅行啊。看那眉飞色舞的快乐表情。我儿子一上飞机蒙头就睡,不吃不喝,说晕机。

    • 2012年08月29日 11:12 下午

      孩子小嘛、所以好奇心特别强;等文森到了你家帅儿子那么大的时候,估计上了飞机的反应肯定也那样。

  1. 2012年08月16日 1:09 上午
  2. 2013年09月13日 11:32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