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

Archive for the ‘居留证与社保卡’ Category

有完没完

2009年10月24日 41 条评论
 
      中午带文森外出游逛回来,看见信箱里躺着一封RSI寄给俺的信,有点厚,而且摸上去似乎有个硬梆梆的小东西。伺候完小家伙吃午饭,等他好不容易睡着以后拆开看看,终于等到了: 是俺的新社保卡。

 
      自从九月中旬俺那长篇连载的第四年居留证以取得十年长居而完满结束后,本以为从此有段日子不用再来唠叨同类问题; 想不到事隔一个月又来当了回祥林嫂。
 
      上次说到,因为CPAM把俺原来作为受薪人员的旧社保卡冻结了,接管俺自雇人社保的"新东家"RSI答复说解冻需要大概六个月。。。结果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罗哩巴嗦又浪费了很多时间和N多口舌后,俺先后两次收到RSI的来信,敦促俺办理"新版带彩色照片的社保卡"。这可真是奇怪了: 因为俺目前的卡就是他们郑重其事强调的"新版带彩色照片的社保卡"嘛。于是俺孩子他爹又电话不计其数次,终于查了个水落石出: 原来RSI根本无法解冻那被CPAM冻结的旧卡,因此俺必须得重新办理一个看上去几乎跟原卡一模一样、卡号完全不变的新卡–这里说几乎,是因为俺原卡上的那免冠照用完了,只好换另外的标准相; 要不然新卡就真的跟原卡看起来没有任何区别了。
 
      没辙,砧板上的肉,人家爱怎么切就怎么切吧。于是俺9月30号那天赶紧把规定材料寄了出去,心中同时暗想: 说是一个月内办妥,实际上还不又得等上三五个月啊。意想不到,这新卡竟然来得这么快,才20多天就办妥寄过来了。正打算高兴,才发现怎么随卡资料上打印着俺的新卡有效期到明年十月二十日呢?俺可是清清楚楚地提供了十年有效的长期居留证副本啊。只好又打电话问,结果连听电话的那位也摸不着头脑; 亏得俺lg还陪着对方一起分析,最后是对方同意了俺lg的结论: 这社保卡的有效期应该是随着俺纳税的时间和情况而顺延的吧。
 
      还有一点,俺们问这新卡是不是已经能够正常顺利使用了,对方的回答是应该没问题,不过俺最好去药房之类的试验试验。这潜台词也忒明显了。
 
      真是的,这些跟papiers有关的乱七八糟的事到底有完没完啊。要是把花在这上头的时间和精力都用来抓革命促生产,那俺家就不是"奔小康"而是早就"达到小康"了吧。

第四年的居留证(结局篇): 天大的喜事

2009年09月18日 56 条评论
 
 
      今天家里发生了一件天大的喜事: 经过四个半月的奔波、无奈、生气、失望与等待,俺那旷日持久、麻烦中叠着麻烦的第四年居留证问题终于告一段落,俺。。。终于。。。拿到了有效期十年的长期居留证!
 
      话说俺的三个月临时居留证将在9月22日(下星期二)到期,因为发证当天,办事人员明确提出万一这个临时证到期俺还没有收到领取正式居留证的通知,俺们就得回尼斯的省政府去再申请一个为期三个月的临时证。于是从星期一开始俺们就不停地往省政府打电话试图查询这件大事的进展,结果自然是未遂: 根本没有人接电话啊。俺心想这下悬了,肯定得跑第四趟。
 
      结果今天上午十一点半带着文森从外面回来(母子俩去干的也是大事,回头另外写详细报告)。一开信箱,看见躺着一封给俺的信,上面的字迹是俺们孩子他爹的。俺一声惊呼: 啊,这不是办居留时候留下的回邮信封吗?难道。。。难道?手忙脚乱地拆开信一看,果然写着: madame您的居留证已经寄到您所属的mairie(市政府),请备齐甲乙丙丁文件前去领取。俺欢呼一声,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文森看妈妈那么高兴,也跟着欢呼起来。飞跑到对面的市政府,赶在人家中午下班前,把这个俺们全家朝思暮想日盼夜盼的宝贝请回了家。
 
      由衷的高兴,俺家终于可以在今后的十年内免去每年一次去办理俺居留证的麻烦,由此而起的诸如社保、LA CAF之类的相关行政事务应该也可以得到十年的安宁了。
 
      对了,说到社保,俺跟CPAM的关系彻底结束了,目前终于过渡到了管理自由职业专业人员的RSI名下。省略来来回回的麻烦和节外生枝事项一万字不表,最新情况是据说俺的社保卡因为被CPAM封锁之后需要六个月左右的时间才能解冻; 新的管理机构给俺寄来一份attestation(证明),证明俺和挂靠在俺名下的文森都有享受社保的权利。这样的处理办法,直接后果就是俺们的医疗报销问题基本保障了,唯一的麻烦就是因为不能刷卡,所以俺必须得将看医生、买药、化验等等的单子有信件方式邮寄,之后RSI再按照比例报销。希望这十分重要的社保卡,也能在预期的六个月内办好。
 
 
      既然是喜事,最后上两张欣欣向荣的辣椒片片,枝繁叶茂果实累累红绿相间的那棵,是去年外婆回国前种下的; 一枚独秀生机盎然的则是今年外公回国前种下的。广州的辣椒在普罗旺斯某户人家的阳台上如鱼得水哈。

第四年的居留证(六)

2009年08月3日 27 条评论
 
      事隔一月,俺又来老生常谈,继续罗嗦这个可能永远办不完的事情。故事说到第六回了,跟这第四年居留证唯一沾了一点点边的最新消息就是: 一个月过去了,暂时没有任何动静。
 
      这第六回说的仍然是社保卡。第五回的最后,说到RSI的一位女筒子叫俺将公司登记确认函、临时居留证和社保卡的复印件邮寄过去,她尽量尽快进行处理。信是打电话的当天即2009年7月2日下午发出的……。信件一经发出便杳如黄鹤,石沉大海。期间俺们又打了不计其数次电话到各个机构咨询,同时办妥了俺的第一次网上报税登记手续和税务申报,但是这个社保卡问题的解决却一直悬而未决。
 
      7月23号,俺有个小验血单子要做,还要到药房取药。去了上述两个地方,得到的结论都是俺的社保卡无法正常使用了。因为跟化验室和药房的筒子们都混得挺熟关系挺好,他们也一定阅"有问题的社保卡"无数,所以就按照俺的卡有问题待决但依然生效的情况给俺网开了一面。
 
      第二天(7月24日星期五),竟然收到CPAM(社保)给俺寄来的一封长篇大信,中心思想就是俺因为更改了职业性质,因此也从CPAM的管辖下过渡到RSI的管辖之下; 为此他们已经自动冻结了俺的社保卡,俺务必将已经失效的该卡退还并且到RSI重新申办另一个号码的新卡。
 
      看完这封信俺两口子真是无话可说,脾气都懒得发了。lg又连续作战,开始新一轮电话咨询攻势。最后决定俺们接下来的一周一定得登门拜访RSI。
 
      7月29日星期三,酷热的一天。一家三口进城去RSI。一去到地方,俺就对lg说想起广州世贸和中信广场的办公大楼了,够气派。而且他们果真会挑选办公地点: 旁边是凤凰公园,不远处就是海滨。到了那儿一看,接待处只有一位女士在办理业务,没有那种人山人海的排队叫号局面,俺还心中暗喜; 结果很快就乐极生悲了: 前台大姐边解释边对事情处理的速度致歉边去复印俺的部分资料,俺们也忙不迭地填表。突然间前台大姐跑回来说,哎呀,错了错了,您不是我们这里管理的……
 
      听到这话,俺们愣在那儿好半天。接着lg突然反映过来,说不可能,俺们打了多少次电话了,而且发传真发邮件之类的你们都接受了。前台大姐说对呀对呀,接电话的时候尽管可以看到您太太的公司登记号码,但是看不到更具体的资料。我们这个RSI只负责手工业者和小商品经营者,向您太太这样的自由职业专业人士是由巴黎的RSI管理的。
      ……,……。第一百次地哑口无言。也就是说,之前的努力全部白费了,一切又得重头再来。俺基本上还算是一个有耐心的人,但是耐心已经被他们磨得基本丧失了; 最惨的是俺lg,一个超级没有耐心的人被逼出了这辈子从来没有过的耐性。可是伸手不打笑脸人,那前台大姐态度那么好,咱们也不能跟人家吵架,只能抱怨说那为啥对俺们的传真和邮件也不予以答复,哪怕是说一声跑错了地方给指点一个正确的进攻方向也好啊……; 前台大姐苦笑着说: 您二位别着急,一定会给你们回信说你们弄错衙门了; 只不过这封信还得等等,因为办事人员目前还被淹没在6月15号左右收到的信件堆里。lg又斗胆问了一句,既然都是RSI,这边的RSI能不能帮忙致电对方先打个招呼?答复当然是不行,因为尽管都叫RSI,但是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俺们第一百次零一次地哑口无言。
 
      罢了罢了,事以至此,说什么也是白说; 俺们赶紧拿了巴黎RSI的电话号码撤退。可惜了周围的大好风景,要不是为了赶着回家打电话,真该带文森去玩儿玩儿。
 
      接下来的事情发展就是,从星期三上午去完尼斯RSI,当天下午开始,lg就利用工作的每一分钟间隙往巴黎打电话,终于在星期五上午打通了; 但是得到答复是必须下午再打"因为我们的电脑系统故障"。谢天谢地,在俺们已经几乎绝望的情况下,当天下午lg竟然又一次打通了那个比登天还难打的电话! 对方罗哩巴嗦了半天,最后问是否有URSSAF的正式公函证明俺的自雇人资格的确生效了; 原来那份公司登记函力度还不够。俺赶紧拿出那封URSSAF提醒俺必须按期报税的信件,上面白纸黑字地写着: 我们已经稳妥地将您作为自雇人登记在案……。对方高兴地说对对就要这个,并叫俺们尽快传真过去; 还说现在已经给俺正式挂号了,估计需要再耐心地等上三到四个星期,俺就可以继续享受社保了。同时她也跟尼斯RSI那位一样提醒俺说,这个旧卡千万不能退还,因为只是更换管理单位而已; 一旦退了卡,就变成要重新申请一个新卡号,那样的办理时间就更长了……。
 
      转眼又开始了新的一周。今天上午查询结果,俺的第一次报税已经正式过渡为交税: 款项已经从俺的相应帐户上划走了。这两天还得去趟药房和化验室,看是否需要俺预先支付那送交社保的款子: 人家对俺仁,俺也要对人家义嘛。
 
      说真的,俺是边写边汗颜,觉得自己怎么好意思总是把这么麻烦的破烂事情写下来逼着大家陪俺看。可是这又的确是俺这既不太复杂也不太简单的一生中到目前为止遇到的最荒唐的事情之一。所以先跟大家道个歉,对不起给您添堵让您受累了; 然后再跟耐着性子看完的各位真心实意地说一声: 谢谢。

第四年的居留证(五)

2009年07月9日 23 条评论
 
      曦宝妈说: "生活就是折腾"。C妈真是高人啊,一句话说尽了人生的真谛。
 
      看看俺这如狗尾巴一样长的第四年居留证及其连带问题,就知道这生活的折腾有时候还真是不一般。
 
      第五回,照例跟十年居留还不沾边儿,说的还是社保卡和家庭津贴。la caf是个好机构,6月25日下午lg去交了复印件就算办理完毕; 唯一的小后遗症就是等俺的正式居留证到手之后要再去交一个复印件。
 
      社保卡呢?6月23号一拿到三个月的临时居留证,24号上午俺就赶紧上社保交复印件。值班的依然是那位严肃的大姐。开始的时候还好,都收下俺那复印件并且在上面签字画押办理上了; 谁知接过俺的社保卡后,她突然恍然大悟地问俺: 您现在还工作吗?俺鸡啄米似地边点头边答应: 工作工作。她松了一口气说那就好办了,不过得麻烦您再跑一趟,带上您最近三个月的工资单复印件来。俺说行啊,俺就住附近、现在就回家取。
 
      可怜酷暑炎炎,俺还抱着没怎么睡醒的儿子。飞跑下楼回到家里,文森爸爸说还算快啊,办妥了吗?跟他简单说了一下,一边狂找工资单复印; 然后又带着文森回头(爸爸有正式工作电话,小家伙这时候必须回避)。
 
      接着再去再排队。过程懒得说了,结果就是:
      1. 俺的工资单显示,尽管俺工作,可是工作时间远远不够享受社保的要求;
      2. 有鉴于此,俺这个独立号码的社保卡是用不成了。为了继续享受法国社保福利,除非;
      3. 象俺刚来的时候没有工作那样作为家属重新挂lg的卡上, 而要办理这手续,还得;
      4. 交户口本复印件、俺居留证(或者临时证)复印件以及lg社保卡号,但是当天已经临近中午,只能下周请早。
      5. 补充说明的一点是,如果俺执意要保持自己的独立性,那就得更换社保单位: 即从他们(CPAM)的管辖之下退出,再到专管公司的机构(RSI)重新申请新卡。(因为俺既然登记了做自雇人,也就是已经从受薪人员变成了老板……)
 
      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文森爸爸一听完俺的汇报就火冒三丈,说这是人话吗?你明明在工作在纳税,凭啥不让你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 可生气归生气,事情还得办,问题还得解决。lg于是致电URSSAF和RSI,讲明情况之后,对方说因为他们内部关于这个autoentrepreneur(自雇人)的管理还没有协调好,所以社保应该继续保持俺的福利享受权,直到他们能最后接管俺为止。
 
      于是上周四中午,全家人专程去了城里的社保中心。继续省略过程,直接说结果。在热得半S的情况下排队一个多小时,得到的是本区值班大姐同样的答复,而且好笑的是那位大姐当天竟然在中心办公,因此也热情地参加到为我们做解释的队伍中。而针对RSI的答复,他们的回答是确有其事,但是只能由俺的小公司正式开始营业那天开始保持俺的权利三个月; 也就是说,俺的开张日子为2009年3月1日,因此这三个月早就结束了。
 
      俺们无言以对,只能怒极反笑。倒是文森挺身而出: 估计他实在是对漫长的等待和这极度无趣的对话忍无可忍了,一直被妈妈抱着的小家伙这时候从接待柜台上抓起一张铜版纸的宣传单张、并随手向正在激动发言的眼镜老兄脸上飞去; 同时还自己击掌叫好连说babo(bravo)。在场的大人们忙成一团: 俺忙不迭地跟对方道歉,眼镜老兄笑眯眯地说没事没事这孩子真可爱,而他那两位女同事也都跟着笑了起来,只有文森爸爸气鼓鼓地没吭声儿……
 
      当天下午,lg再次电话联系URSSAF和RSI,犹如祥林嫂一般地将俺们的问题说来说去。RSI的女公务员很负责,听完情况之后说马上咨询并尽快回复。半个小时后她果真打来电话,请俺尽快将公司登记确认函、临时居留证和社保卡的复印件邮寄过去,她尽量以最快的速度为俺处理这个事情。
 
      事情到此,俺两口子总算能第一次擦擦汗喘口气; 不过俺这口气还没喘完,就听见文森爸爸说哎哟都四点了,赶紧复印好了去邮局,明天是星期五,这一拖又得到下星期了。谢天谢地,好在从俺家去邮局也就是十分钟……
 
      跑步去寄了信,回家的时候想起俺跟文森爸爸在离开社保中心时候的对话:
             — 俺: 唉,现在我可真是成了皮球了,被人踢来踢去。
             — lg: 作为一个小个子的中国女人,我觉得你还是更象一个乒乓球。
 
      …… …… …… …… …… 这个事情还没完。

第四年的居留证(四)

2009年06月24日 26 条评论
 
      终于迎来了今天这个大日子。2009年6月23日,很平常的一个星期二,有什么那么了不起?吼吼,了不起的地方就是: 今天是俺们要按照约见时间去办理俺那第四年居留证的日子。
 
      为了避免遇上交通堵塞、坏车及其他突发性事件,中午十二点半出发、一点钟就到达了尼斯省政府。因为RDV的时间写明是13H30,俺们心里还挺高兴,想着反正就是等个半小时嘛。到了办证处,因为剩下的都是有叫号小票和传唤约见表的人,所以跟平日人声鼎沸的景象大相径庭。
 
      坐了一会儿,就有位面目和善的男公务员出来问在座是否有手持convocation的,俺赶紧把那张宝贵的表格交了上去,文森爸爸则带着文森到处走走看看打发时间。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 ……,……,俺们办理完毕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因为材料准备齐全,真正办事的时间也就是15分钟而已)。
 
      牢骚不发了,反正发得已经无可再发,而且发了也白发嘛。最可怜的是文森,那段时间正好是小同学平时宝贵的0.5到1小时短暂午睡的时间,结果在新环境而且有那么多人的情况下,他哪儿还有睡觉的意思啊?好在现场有个小姑娘,跟他一样年龄、也是法国爸爸亚洲妈妈的组合,两个小家伙一块儿疯玩儿这漫长的两小时才算混过去了(不过俺这才看出来,文森这小子咋那么没用: 人家小姑娘大方着呢,追着他跑要来个拥抱bisou什么的,可俺家小子竟然给吓得满场狂奔死活不乐意……)。
 
      废话一大篇,差点忘记说办事结果了: 俺终于拿到了有效期为三个月的临时居留证,接待俺们的女公务员还主动说这次给俺申请的是十年长期居留证,但是要先在省里加意见,然后再送回俺们居住所在地的市政府由市长加意见; 因此万一临时证到期了俺还没有接到通知领取正式证的话,就得再回来重新续一张临时证("这个续证手续很方便快捷的",她和颜悦色地说)。
 
      也就是说,目前他们给俺留下了两个伏笔:
      1. 这十年长居的申请是交上去了,但是批不批准还得看领导的意思;
      2. 三个月的时间可能可以办好正式居留证,也可能办不好; 办不好就得续临时证。
 
      事到如今,俺已经很满意了,盼只盼不用回去再续临时证。不过此地盛产蜗牛,所以……,很难说。胡言乱语就此打住,明天赶紧去社保和la caf把这临时证的复印件交了才算暂时完事。

第四年的居留证(三)

2009年06月14日 22 条评论
 
      俺第四年的居留证并没有办妥,也没有什么最新进展: 一切还是照原计划6月23号按传唤约见表的约定时间再去省府办理。
 
      这里要说的是与之相关的社保与家庭津贴。5月17号从巴黎回来之后,接下来的那个星期三(5月20号)上午赶紧去家附近的la sécurité sociale(社会保险)展示省政府给俺发放的convocation(传唤通知),解释说尽管俺的居留证6月1号到期,但不是俺不积极对待、而是办证的人实在太多困难重重,省府说有这个传唤表也一样暂时有效; 希望多多通融不要一过了6月1号就又暂停俺的社保卡才好。
 
      值班大姐尽管一脸严肃,但却是个态度严肃的好人。对我说不用担心,传唤表副本就不需要了,不过等俺一拿到新的临时居留证后就要马上过去见她交副本; 为了让俺放心,她还说立刻就在电脑记录里跟俺做个备注。此时俺心中大喜,谁知半分钟后她就惊呼起来: 原来她那伟大的笔记本电脑竟然黑屏了! 真是乐极生悲。…… 最后她对俺说这电脑黑屏看来一时半会也解决不了,俺就放心地先回家吧,不会给俺停卡滴。天,这个口说无凭的事儿,俺还能放心嘛?想去年,俺交了新到手的临时居留证还被无辜停卡弄得麻烦得要死……
 
      再说la caf(家庭津贴)。5月21号收到他们的信件通知,就是说俺的居留证快要到期,希望新证收到后即给他们上交副本,以免影响孩子的月津贴云云。第二天下午全家出动,打算去交传唤表副本并解释一番以期过关; 谁知路上堵了一小会儿车,去到已经三点半: 法国公务员可是铁定工作35小时的,下午三点半理所当然是关门了。
 
      白跑一趟,还得再去。于是5月26号星期二,俺那天中午有课; 下午两点一下课,文森爸爸特地带着文森到俺学生公司门口接了俺就飞车去la caf。这回倒是两点半就到了,可怎么还是关门啊! 定睛一看,原来大门上有告示一张,主要内容就是: 因为罢工,今日您的la caf两点关门……
 
      真是晕啊! 一气之下俺们决定事不过三、没那么多闲功夫,不跑了! 要停就停吧,大不了就是拿到新证之后再办一次那些繁琐无比的行政手续呗。
 
      然后白天黑夜忙啊忙,就把这两件事儿忘得一干二净了。昨天俺要去做个抽血化验,临去化验室的时候突然想起: 哎哟,俺那社保卡不知道失效了没有?结果一切顺利,化验室那位一点风吹草动就大惊小怪的秘书女士啥也没说,俺的卡过机时候也没有发生问题。而周末查了查,六月份的la caf也顺利收到了。暂时又松了一口气,看来与居留证紧密挂钩的这两个大问题都还没有发生问题。
 
      最后来个有趣的小插曲。上周去给A公司的学生上课,因为该大公司的国际化背景,进去需要证件登记的; 俺于是在出示过期旧证的同时还特别展示了convocation。年轻漂亮的前台小姐看俺那么认真脸都急红了,对俺说您不用把这个放在心上,我们就是做个例行手续而已。
 
      当天上课的时候跟学生们的中法文结合小故事俺简单讲的就是办居留证这个话题,结果在座的一位德国老兄当场控诉起来: 他到马赛的德国领事馆给他的新生宝宝办登记,填表的时候差点被气晕过去 — 才出生的BB要回答的问题跟大人是一模一样滴: 他的常住地在哪里?他有没有服过兵役?他是否未婚?……
 
      天天说法国行政部门厉害,想不到在法国的德国行政部门也是一样滴。天下滴乌鸦啊,哈哈哈。

第四年的居留证(二)

2009年05月8日 13 条评论
 
      星期二那天俺真是被气傻了,所以居然把题目写成"第三年"、其实根本就是申请第四年的居留证嘛。面红耳赤地更正之余,再次谢谢Sydney妈妈。

 
      今天(5月7号)比周二出发得更早,因此也提前十五分钟到达。照例是lg先卸货: 放下俺抱着文森飞跑去排队,外公则跟着他找地方停车。
 
      抱着儿子跑到大厅外,俺的头皮立即开始发麻: 天! 今天人山人海的阵势比那日有极大的过之而无不及(事后俺夫妇二人一合计,才发现明天又是休假日,难怪大家都赶着这天来呢。唉,真是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 — 自打按规定要提前于结婚登记日一个月来办理居留证后,俺们就年年被迫在这个休假日最多的五月份为期不多的工作日夹缝中求生存)。可是既然都来了,只能心里长吁短叹之余垂头丧气地排队并且听天由命吧。
 
      排队的过程和心烦意乱等不提也罢,故此处省略三千字。还是直接说结果吧,历经艰辛排到俺们之后,女公务员和颜悦色地对我说夫人我给您定个rendez-vous(约会)吧,因为小票已经发完了。俺们自然使劲点头答应。安排给俺们的约见时间是6月23号下午一点半,挺让人惊奇的日子: 因为俺那居留证可是到6月1号就到期了啊。不过既然对方说问题不大、因为有他们正式的convocation(传唤约见)为证,那就欢天喜地赶紧收好小纸条千万别丢了。
 
      回到家里俺两口子又一合计,发现还忘了社保及la CAF(家庭津贴)这两件大事。于是lg赶紧给la CAF打了个电话说明俺的居留证办理情况,结果对方说光是有convocation表格还不够,需要有un récépissé(收据)。昏倒啊,lg只好等到下午两点半后再致电la préfecture(省政府)。值班的一听就说只要有那个传唤约见表绝对就可以了,不可能给俺们再开收据: 因为那个收据其实就是有效期三个月的临时居留证……
 
      哎呀,越说越乱。俺们决定还是找时间到la CAF跑一趟,给他们先交一份约见表格的副本吧(如果人家肯收的话)。
 
      尽管还是没有办妥,但是定了RDV,心里也感觉踏实多了; 而且约见时间是下午一点半,这样不用又挤又排队,文森也可以少受点罪。顺便说一句,俺早上跟一个手持32号小票的先生八卦了一会儿,他告诉俺他前两次都来得不够早、今天早上七点就在门外候着; 就这样拿到的还是号码这么靠后的票。"C’est une vrai catastrophe(这的确是场灾难)",老兄最后如此总结了一句。
 
      对了,还有件值得一提的小事儿。今天俺们注意到: 原来给妇女儿童提前放行的小偏门前摆上了栅栏,因此也没有人在那儿受骗上当浪费时间了。俺偷偷对lg说看来吵架还有点用; 他说你别臭美啦,除了俺们之外、肯定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跟他们吵过。想想也对,咱们这个阿尔卑斯滨海省,外来人口多不胜数,全部都得到尼斯省政府来办这事儿。俺们还算好的,不塞车的话开车半个小时就到了; 可那些住的远或者必须搭公车来并且不知道得白跑几次的人呢???
 
      至于这件事情的结局,请大家耐心等待,听俺一个多月后分解。(谢谢观看,未完待续……)

第四年的居留证(一)

2009年05月5日 29 条评论
 
      为这个,今天生了一天的气。
 
      每年临近结婚纪念日,就是俺最幸福又最头疼的日子。幸福嘛就不用说了,单表表这个头疼吧。前两年的遭遇一笔带过,总之就是麻烦、超麻烦。眼看就是我们结婚三周年的日子,按照规定,俺可以申请十年长居了。为了确认,四月下旬开始,俺打了整整半个月précture(省政府)的电话,终于弄清了需要的证明文件相关材料等等。然后就开始准备这一大批厚厚的papiers(纸)。
 
      今天一大早,全家老少出发。去到地方,发现一如既往的人山人海; 不过有去年的经验打底,我们主动站在了那个小门的右边 — 这是给带孩子的妈妈们、孕妇和病人等优先放行的地方。
 
      好不容易等到九点,门开了。不过开的只是那道小门,我们这儿完全没有动静。妈妈们站不住了,纷纷大声询问门内的值勤警察; 得到的答复凶巴巴,归纳一下就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给妇女儿童优先放行的情况,大家都是一视同仁的……。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嘛?人群里一个法国男人和他的中国老婆气愤地嚷嚷起来: 不用说,那就是俺两口子。
 
      嚷嚷归嚷嚷,可是"秀才遇到兵",只好等大队伍都进去之后咱们再跟着去碰碰运气吧。
 
      没想到我们一进大厅,那个跟我们隔门对吵的警察大人居然开始教训俺lg,态度还极端厉害。家里人和朋友都知道,lg是个极少发脾气的好人; 可这个执拗的好人,一旦发起火来可就不得了。
 
      双方对峙起来,警察老兄还说了很吓人的狠话(俺都懒得在这儿重复,省得自己看了都眼冤)。眼看形式越来越紧张,那位仁兄的女同事出来息事宁人,说千万别吓着了孩子(lg当时抱着文森); 俺也跟着和稀泥,对那人说咱们不是对他个人有意见,而是就事论事而已,大家就此打住吧(估计不太有人劝那人就此打住的,因此他听了这话愤怒而略显惊奇地看了俺好几眼)……
 
      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们买好了那70块钱的邮票; 俺拍好了合规格的证件照。排了一阵子队,得到"今日办事小票已经截止派发"的好消息,就回家了。
 
       唉,明天俺有课要上班不能去。只好星期四披星戴月地再回头; 不然的话还能有什么别的法子?盼只盼到时候能够顺利拿到小票把资料交上去,否则的话还得再跑。再有就是期望可以顺利申请到十年的长期居留,这样可以连续十年都不用受这个闲气了。
 
       俺一个好心的学生建议俺打听一下入籍的事。说真的,这个俺还从来没想过: 中国人当得好好的、干吗换国籍呢?还是忍气吞声地继续申请居留证吧。生活有时真无奈,棱角就是这样被越磨越平、越磨越少了。(未完待续……)

“打倒官僚主义”事件的后续

2008年08月15日 13 条评论
 
      昨天下午又去了sécurité sociale。
 
      本来上周二接待我们的女办事员交代我们这周二就可以过去看结果,因为她会给我的材料盖上"加急"章,一周时间差不多了,这样万一材料不全还可以尽快补。我们按照以往的痛苦经验合计了一下,决定推迟两天再去。
 
      下午三点半关门、我们两点半到。照例是工作人员三位,办事的两位。谁知总台叫号的大妈跟排在我们前面的那位少了无数份材料的倒霉蛋做了一大通解释之后,拿了一叠文件就到办公室里去了。
 
      没法子,只好干等,心里求神拜佛地希望文森千万不要在这节骨眼上"起义"。过了十来分钟,大妈还不见踪影,反倒是去年我怀孕时候lg与之吵架不计其数次的那老头办完了手头的事情很有空地闲坐着看起热闹来。我小声对lg说: 不会那么倒霉地又栽在那老小子手里吧?他说: 你想得倒美了,这个不是此人的工作范围,他不会管滴。果然,那人就干瞪着眼极度袖手旁观。这时候,排在我们后面的卷发先生忍不住了(而且照我小肚鸡肠地估计他还没跟那老干事交过锋),走过去询问是否可以不要等叫号就直接给我们几个把事情办了算了。
 
      老干事一听,立即展现了刺猬本色,义正词严地劝喻胆敢提出上述要求的这位: "请坐下等叫号,我们按规矩办事"。卷发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地回答说: "这是什么规矩?您是公务员吧?别忘了是我们纳税人在给你们发工资!" 老干事火冒三丈: "以前办事一次等两三个小时是常事,您现在只需要等五分钟而已,还不知足那?" 卷发不甘示弱: "说什么以前?那些不合理的老规矩是时候改改啦! 您老的PG一整天贴着椅子坐得舒服哈,我回头还得干活去呢!" 老干事大吼起来: "看不惯您可以出去,不愿意等候您也可以出去,我就坐椅子啦,怎么着?" 正在此时,前台大妈回来了,先是冷着脸听了数分钟,然后立即加入战局: "对呀,我们有权利坐椅子! 我们坐椅子是为了工作!" 我在旁边听得啼笑皆非,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这帮子法国人,吵架还一直用敬语,每个人都称呼对方为"您"……。卷发最后愤怒地说: "我投诉你们",那二人异口同声地回答说: "好啊,您赶紧去,到哪儿说理道理都在我们这儿!"
 
      终于在我们旁听得快要气晕之前,大妈叫了我们的号码。lg快速清晰地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简介了一遍,大妈哼哼哈哈地说: "哎哟你们上周二来的?照我看肯定没有办好……",然后又说经办人现在不在,万一有问题她也没办法等等等等。lg小声地问她是否允许自己把话说完; 她才意识到自己有点过分,低头不语查电脑去了。
 
      谢天谢地,查询结果是我的保险卡已经重新生效,大妈一脸异常惊奇地给我们打印证明并加盖了公章,然后指点我们到大厅里的卡机上刷卡更新。出了大厅,我对lg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可惜上次的女办事员不在,要不真应该当面好好谢谢她。
 
      总算松了一口气,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明年续签居留证的时候才用得着再跟社保打交道了。不过生活在这么一个papiers(文件)横飞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节外生枝地冒出个什么新花样来。
 
      所以还是要继续打倒官僚主义。

打倒官僚主义

2008年08月7日 22 条评论
 
      在国内的时候常听常说的一句话是"官僚主义害死人", 来到法国之后发现这可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
 
      昨天34度,当然在本地万里无云天蓝如海的日照之下,这34度不知道该改成30N度才合适。在这样的高温里我们全家为了我的保险卡跑了大半天。
 
      这麻烦事情用广东话来讲就叫"说起来又象一匹布那么长"了,起因就是因为我那一年一续的居留证: 连续疯跑了三天办居留、先是拿到有效期三个月的临时证,赶紧到家对面的市政府常驻社保办公室交了复印件,没多久倒是收到securité sociale寄来的证明,说明我的保险有效期至8月13日; 这也合理、因为正好跟我那三个月的临时证时间吻合。7月初正式居留证一到手,第二天就去上交了正式证的复印件; 当时那位好好先生还笑眯眯地告诉我说行啦,您这卡就一直有效没问题了。
 
      适逢近日小恙,医生开化验单一张。5号去验血,检查结果没事,却生着气回家,因为化验室相熟的女秘书告诉我说我那破保险卡有效期到7月31日就截止了,得赶紧跟社保联络。
 
      6号一早就一家三口出门,去家对面的市政打算找社保的理论。结果哪有理论的地方啊 – 正好大暑假,人家整个八月份关门,要办事请到总部。那就只能去总部吧,反正也没有别的办法。一路在各类游客车的簇拥之下塞车塞到城里的总部,工作人员估计都放假去了,所以办公的只有三位; 好在办事的当时也只有两位。说来说去,原来常驻我家对面的那位大叔真是没骗我: 我的新居留证有效期已经登记在案,电脑一查就有记录; 问题出在我的保险有效年限上了。我赶紧拿出另一张证明,上面清楚地显示本人的社保险权限有效至2011年X月X日,还心存侥幸地想着问题解决了呢; 谁知女办事员和颜悦色地指出这证明不是他们这一分支机构开出的、所以需要我提供最后一次的工资单复印件,然后她才有权给我鉴定后重新再开启被锁住了的卡。@@!!@@!!……
 
      当家的当场就跟对方急了,说我们都交了至少有10次以上的我工资单等等各种复印件了; 对方一脸苦笑地抱歉说她明白我们的感受,可这是上头规定、不这样做行不通啊。想想也是,政策规定都不是办事人员制定的,只能认了,回家取复印件下午再回头交呗; 反正每次到securité sociale办事都跟要搬到那儿住似的,还在乎这多跑的一两趟冤枉路嘛。最后的结果是目前看来似乎文字后备材料都齐全了,下周二还得过去一趟看结果。希望顺顺利利吧。
      还是我婆婆明智: 一直教育我说所有的papiers(文件)都不能扔掉,一定要妥善保管; 因为她就有过十几二十年前发生的事情最近突然有机构跟她要相关材料的。偶的神啊,照目前的发展趋势,俺岂不是要买几个大柜子来放这些故纸?
      真不明白,在如此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又是处在全电脑的时代,为什么这些政府部门之间就不能来个资源共享联网处置,也让我们这些小老百姓过得少些麻烦呢?难道他们也怕下岗不成?总而言之一句话: 打倒官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