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

Archive for the ‘新生命的奇迹’ Category

关于孕期的回忆: 体重控制

2012年11月2日 12 条评论

准妈妈的体重问题,一直是个热门的话题。谢谢美好妈妈传来的小纸条儿,让我有机会重温怀孕时候这个自己很引以为荣的回忆。

2007年4月22号,是我一生中都不会忘记的大日子: 那天,我怀孕了。记得妇科医生热烈祝贺我们之后,紧接着就笑眯眯地说: “按照您比较娇小的身材比例,您的孕期体重只能增加十到十二公斤,请认真遵守执行。我会严格监控的。”

不是我的医生夸大其词:在法国,妇科医生似乎都特别在意孕妇的体重(儿科大夫则特别在意婴儿的体重)。他们的观点简单总结一下就是: 体重增长要合理化,超重的孕妇对自己和对胎儿的健康都容易产生不好的影响。

这个观点,跟国内的传统观点相去甚远。不过入乡随俗,况且我也不希望生完宝宝之后彻底变成个胖子; 最主要的是医生反复强调准妈妈的体重控制对肚子里宝宝的重要性,为了宝宝的健康,岂有不努力的道理!?

没想到,我孕期的体重控制从来没有遇到过想象中的困难。现在回想一下,觉得自己真是运气好: 整个孕期不但没有吐过一次,而且除头三个月食欲不振外,之后食欲一直大好。

当然,食欲好是一回事,自我控制又是另一回事。当时医生建议的食谱大概是: 一天三顿饭正常吃喝,蔬菜多多益善,肉类一天一次,多吃鱼,奶制品(酸奶、奶酪等)可适当多吃,碳水化合物均衡搭配,糖份高的食品(包括部分水果)适可而止; 总之,什么都不能过量。此外,多喝水,严禁饮酒,严禁喝咖啡,中国茶也最好能不喝就不喝。记得到了怀孕后期特别容易饿,婆婆就建议我多吃奶酪,还真管用。这个营养均衡品种丰富的健康孕妇食品单,执行起来不困难之余,也非常行之有效。

法国的妇科医生还特别提倡孕妇多”运动”: 步履平稳地散步,适当游泳等。至于日常的家务活,除了搬搬抬抬的重体力活儿之外,准妈妈们都自己干。

加上怀孕的头三个月,我刚开始在法国的第一份工作,天天乘公交车到离家近半小时的公司上下班,生活很规律,对控制体重的帮助也很大。

最后还要感谢我的好儿子:小家伙的吸收能力实在太好了,我吃下去的东西基本被他全盘接收;以至于最后在小个子妈妈的肚子里他活动的空间越来越少,我也不止一次地被医生”警告”说宝宝很可能提前出生(当时的预产期是2008年1月22号)。

2007年12月27日下午3点53分,我们的儿子提前于预产期四个星期出生了,顺产,母子平安,宝宝出生时候体重3110克,身高50厘米。整个孕期、直到进产房前的最后一刻,我的总体重一共增加了九公斤,还没有达到医生给我的”可增重十到十二公斤的指标”,彻底避免了妊娠高血压、妊娠糖尿病、妊娠肾病等困扰,妇科医生和产科医生对此都非常满意。

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良好结果: 因为孕期体重控制得好,产后的恢复也比较理想—宝宝两个月的时候我已经穿上了怀孕前的牛仔裤,到目前为止也还没有遇到发胖的烦恼(敲木头啊,赶紧敲木头,呵呵)。

现在,我们可爱的儿子已经四岁半了。感谢这个新生命的美丽奇迹,我们的人生从此也揭开了更加丰富的篇章。

再次感谢美好妈妈的约稿,因此我这篇拙劣小文才得以发表在国内某面向准妈妈们的杂志第十期上.

十一月: 最后的冲刺,十二月: 小天使提前到来

2008年07月4日 17 条评论
 
      2007年晚秋。天气渐渐冷了起来,以翠绿著称的普罗旺斯,地上也开始有累积的黄色落叶。
 
      11月9日,是我在妇科医生诊所做的最后一次产前检查; 之后她就要把我"移交"给产科医院。检查总是从先看化验结果开始,令人高兴的是除了一直没有风疹病毒(这个后来在产科医院打疫苗解决了)和弓形病毒的抗体,其他一切正常: 高龄孕妇容易出现的妊娠高血压、糖尿病、肾病等等我一个都没有。接着就到了最后一个问题: 对是否做羊穿的答复。这时候我们已经了解到,羊穿只是能够证实胎儿是否是T21,因为罕见的T13和T18胎儿在母体里的成活率就已经很低。尽管我们一直表示不需要这个测试,但是到了需要用文字表达的时候还是那么艰难。非常了解我们情况的医生,严肃地问我: 夫人,生下一个有问题的孩子和失去一个健康的孩子,这二者之间您会如何选择?或者换句话说,以上两种情况哪一种会让您哭得更伤心?我眼圈红红地回答说当然是失去一个健康的孩子。接着她又转向lg,问他说: 先生,您呢?他的回答当然跟我一样。答案明确地摆在了眼前。
 
      当天晚上,他写了一封简短的信,第二天一早送到了妇科诊所。那封信的大意是不做胎儿羊水穿刺检查是我们夫妇双方共同的决定,并愿意承担一切相关的后果。这其实也是我们跟医生表示感谢的另一种方式。医术和心地一样好的女大夫,在一月份的那次手术救过我一次之后,现在等于是又救了我一次。
 
      决定了的十一月,开始一心一意地做好准备迎接宝宝的到来。11月5、6号两天,收拾好了楼上小房间的两门小衣柜; 记得当时一边往里头放宝宝的东西,一边想着这么大的柜子要好一阵子才填得满吧,结果现在都不怎么够用了。
 
      肚子里的宝宝,本来就很喜欢运动; 自从公布自己是个男孩子之后,动弹得更欢了。一天早上醒来,我发现肚皮突起来一块,仔细一看,原来是里面的小手或者小脚高高地举着呢。这一新发现让我们惊喜不已,因为弟媳早已预报过这个怀孕后期的情景,现在终于出现了。这个月我和他跟宝宝的对话都越来越多,并且是按照预先的约定: 我说中文、他说法语,说英语是将来的事; 不过我被"禁止"跟宝宝说广东话,呵呵,这个也好理解: 一是他在学中文,普通话就让他蛮头大的了; 二来已经有三种语言等着这孩子、再往上增加弄不好他该拒绝说话了。
 
      11月23日,我做了怀孕32周零五天的最后一次孕期B超检查,宝宝很活跃,心脏强劲,这时候的估计重量是2093克+-15%; 同时胎位很正,羊水情况很好。告别的时候大夫祝我们继续努力,生一个健康漂亮的胖宝宝。
 
      11月26日,拿着妇科医生的介绍信,我们去了格拉斯产科医院,第一次跟接手的产科医生见面。这位男大夫也是位很和善的人,对我竟然还没有上过sage-femme(助产士)的培训课忧心忡忡,我解释说实在是排不上队没有我的课时啊,他立即好心地找了一批自由职业助产士的电话号码给我。这产前培训课的重要性,我是在宝宝出生的那天才真正了解的; 而我约好在08年1月7日的sage-femme培训课,也因为宝宝提前出生而没有上成。
 
      11月29日,按照约定去医院见了麻醉师。这次见面主要是麻醉师要了解我的身体状况以便提早准备,此外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跟我解释péridurale(无痛分娩),实际上就是腰椎麻醉; 麻醉师当然是阐明利弊,同时给我一份巨大的文字说明。因为老妈是医生,所以平时听腰椎麻醉的手术意外就已经不少,加上文字材料里白纸黑字写着的那一大串,我们又被吓得胆战心惊了一次。
 
      似乎平静的十一月,实际上还是见了很多次医生,但是感觉心里安稳了许多。每逢周末,我们都去看海,或者林间漫步,这样的放松令人身心愉悦。有机会就多给宝宝听音乐,小家伙好象很有音乐细胞,时而在肚子里跟着音乐节拍踢我几脚。为这个婆婆还跟我打趣说不要奢望生神童哦,我说不要神童,只要是个健康宝宝我就心满意足了。
DSCF3525'  2007年11月25日,怀孕七个月零三天  DSCF3527'
 
      2007年12月,天气愈发寒冷,冬天来了。家家户户忙着迎接圣诞和新年,我们家除此之外,还忙着准备迎接新生命的到来。
 
      这个月生活内容的核心,集中在宝宝的名字和我父母来法签证的文字材料上面。
 
      原来婆婆起好的女孩儿名字显然是不能用了,可惜了那么漂亮的好名字。商量来讨论去,实在是难以决定: 我们希望既上口又有意义,法文和中文最好能够统一起来; 而且名字多重要啊,万一起坏了将来孩子该怪我们了。最初暂定的是Raphaël,因为婆婆的家乡是美丽的saint-raphaël,而且Raphaël还是守护天使中的一位。这名字虽然美好,但要翻译成中文就难了,不论是意译还是音译效果都不好…….最后经过反复斟酌,发现了一个好名字 — Vincent: 法语和英语的发音都很好听,最妙的是我脑子里立即闪过两个可爱的汉字 — 文森: 和法文的发音挺相近,并且可以理解为"文化森林"、"森林的文化"等等,跟我们的期望很吻合。于是宝宝出生那天,他骄傲地告诉接生的sage-femme说孩子叫Vincent,中文名字是"文森",意思是森林的文化。
 
      而准备我爸妈的签证所需材料也颇费周折。最初的打算是邀请老爸老妈一起来看外孙,但因为我结婚前访友签证在上海被拒签的阴影还在,加上正好家里有些事情需要留人; 于是老爸就高风亮节地自我牺牲先让老妈来。领事馆要求的材料很多,不过不难准备。首先要开个接待证明,一直对我们很友善的市政府那位女公务员,动作非常快: 我们12月17号填表、20号她就通知我们去领取市长签好名的证明了。
 
      问题出在邮局。为了节省时间,我21号特意去寄了chrono post; 寄件的时候对方告诉我大概四天时间能到。结果这个昂贵的快件,竟然走了三个星期; 最后还是在他的愤然投诉以及老妈数次打电话到其广州办事处查询后才收到。当然最后邮局给我们赔礼道歉并退了款,老妈也顺利地拿到了签证,帮我顺利渡过了宝宝最难带的80天; 可那好事多磨的感觉当时真让人不愉快。
 
      忙忙碌碌中日子过得很快,12月14日,第二次的产前检查。一切情况都好,我的体重有所增加,但医生对此很满意: 因为整个孕期、直到进产房前的最后一刻,我的总体重一共增加了九公斤,还没有达到医生给我的"可增重十到十二公斤的指标"。
 
      这年我们无法到巴黎过圣诞了,所以婆婆和弟弟一家都南下过节。12月24日,平安夜,晚上六点,我做了产前B超。母子情况都不错,宝宝俨然长成了个大胖小子,预计体重是2963克+-433克, 小个子的妈妈肚子里已经没有太多空间让他活动了; ,有鉴于此,医生说预产期仍然维持在2008年1月22日不变,但也有可能提前到1月13日。最后告诫我圣诞节期间就不要出去疯了,好好在家呆着; 而且预言宝宝如果足月出生,体重可能在3.5到4公斤之间。
      12月25日,一早就和婆婆一起准备中午的圣诞大餐。中午时分弟弟一家赶到,愉快地吃喝之后,互送礼物,收到最多礼物的是还没有出生的宝宝。
 
      12月26日,下午我们应约跟一个地产代理去看房子。当天下着小雨,阴冷潮湿有点象某些年份的广州的春节。看完房子还去了中国超市,之后又去商店寻找宝宝的摇篮未果。
 
      12月27日凌晨2点04分,破水。婆婆和他飞车送我去医院。3点09分进入检查室后直接住院。经过14个小时的幸福的苦战,2007年12月27日下午3点53分,我们的儿子提前于预产期四个星期出生了,顺产,母子平安,宝宝出生时候体重3110克,身高50厘米。直到今天,那一天的感动依然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里,后来追记的"了不起的一天"里的每一个细节至今都历历在目; 因为那是我有生以来最伟大的一次感动。
 
      感谢这个新生命的美丽奇迹,我们的人生从此也揭开了更加丰富的篇章。
 
—— 全文完 ——
DSCF3589' 2007年12月25日,怀孕八个月零三天   

九月: 起伏、改变、真实感,十月: 假期、放松、揭晓的快乐

2008年06月24日 15 条评论
     
      日子一天天飞速地过去,再过几天儿子就满六个月了; 要加快步子把他出生之前的日记写完。
 
      2007年9月。夏天一步一步地离开,把位子让给了我最爱的秋天。普罗旺斯的秋天,依然天高云淡,没有了酷暑的侵扰,早晚可以在树叶的芬芳中呼吸惬意的小小秋凉; 登上有点海拔高度的小山,还可以看到叶子由翠绿走向橙黄的渐变过程。这样的美丽是难以用贫乏的语言来描绘的。
 
      谢谢这秋天的坦荡情怀,令我们忐忑不安的心情得到稍微的平静。9月13日星期四,我怀孕22周零四天,做了第二次的详细B超检查。检查的过程不必反复陈述,只说结果: 回到家里一向坚强很少哭的我大哭了一场,我们都快被吓疯了。于是在做妇科检查的时候他提出能否更换B超医生: 不是质疑医生的技术、而是她回答问题的言语和方式给我们本来就有的压力再次加压。就这样我们换了医生、9月20日重新做了B超检查。这位医生依旧是从技术的角度来分析人,不同的是他非常爱孩子,因此胎儿小小的一举一动他都很留意地跟准爸爸妈妈解释; 这个时候宝宝的预计体重是706克+-15%。就在那天,我们第一次看见肚子里的宝宝嘴巴张得大大地打哈欠,看见他/她小小的心脏蓬勃地跳动,那一瞬间的感动永远都会留在我的心里。
 
      尽管心情轻松了一点,但还是没有走出羊穿的阴影。年事已高的婆婆开着车南下,亲自来给我们打气。9月19日,全家出动一起去买秋冬孕妇装,她特意拉着我们到了婴儿用品部,我们给未来宝宝买了第一样东西: 两件小内衣。这两件已经给穿得和洗得歪歪扭扭、并且早已穿不下了的小内衣,我至今依然珍藏着,为的是纪念当时它们给我带来的即将成为母亲的真实感。
 
      这个九月还发生了很多事: 我的第一次驾驶规则考试因为答题遥控器跟电脑没有联网而莫名其妙地告终; 把一头卷毛剪成了中发; 还有就是决定了我们的三周假期。 婆婆9月29日先赶回家中做做准备。我们就在30日出发,开始了巴黎之行。
 
      2007年的10月,从三个星期的愉快假期开始。这个难忘假期的快乐,我在去年的 "秋游记" 里详细地记录了,但还有些小趣事因为当时的实际情况没有写出来。
 
      其实都是他希望等待胎儿性别的惊喜带来的不便与好玩儿。记得婆婆陪着我逛了很多婴儿用品专门店,每到一处店员都会热情地问我Attendez-vous un petit garçon ou une petite fille(您等待的是一个小男孩还是小女孩呢)?婆婆总是笑笑说她自己都还不知道呢。于是连宝宝未来的叔叔婶婶买的小东西都是中性的白色绿色黄色红色……
 
      而在遥远的广州,老妈也正在为给宝宝织的小毛衣颜色而头疼。本来这个在国内根本无所谓,可是入乡随俗的情况下蓝色和粉红色的地位就大不一样了; 经过再三斟酌,最后未来外婆选定了男女适用的桔红色。
 
      10月14日,从巴黎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休息整理一番,很快又到了10月23日、当月妇科检查的日子。检查的最后医生说漏了嘴: 正如我们早已知道的那样,这是个小男孩儿。悬了六个月的迷底一下子揭晓了。
 
      其实从怀孕开始,我的直觉就是我们会有个儿子,而且也得到老妈的经典"铅笔测试"的证实; 婆婆则一直说看我肚子的形状肯定是个女孩儿、而且连名字都帮我们起好了; 而他朋友的太太就说我的样子基本没变,看背影都不象孕妇、一定是个男孩儿…… 现在这好玩儿的"猜性别"游戏正式结束,我问一直宣称喜欢女儿的他会不会有些失望?他说只要是我们的健康宝宝,儿子女儿他都一样热烈欢迎。
 
      现在看来,当天妇科医生这么做,一定是为了缓和紧张的气氛,否则一向谨慎细致的她怎么会那么不小心。当时我们面临的最后一关,就是要尽快决定是否做羊穿,进退两难的情况下好心的医生帮我们暂时解围了。
DSCF3430' 2007年9月30日,怀孕5个月零8天,Tournus    DSCF3466' 2007年10月3日,怀孕5个月零11天,卢
                                                                                                                                            森堡花园

变化的八月: 柳暗花明又一村

2008年05月21日 8 条评论
 
      马不停蹄的四月和五月,忙得象上紧了的发条。现在总算发条松了一松,就来继续写我承诺了的回忆。
 
      2007年8月1日,星期三。因为一个月前公司主动承诺的CDI合同还不见踪影、之前又听其他同事说过这里不到最后一刻是不会有新合同的,于是上午跟部门主管之一提了一下; 她一听立即跳了起来,连声许诺会立即跟人事部接洽 — 她如此着急当然有原因: 因为眼看就是她的大假,大部分的工作都要由我顶替。与此同时另一位已经放了大假的主管也电话回来跟她询问。 下班前主管告诉我说合同耽误了的原因是人事部老总放暑假,她会想办法帮我解决这个事情。
 
      8月2日,星期四, 是我CDD合同的最后一天。昨天下午lg打电话anpe咨询相关事宜,得到的答复是怀孕妇女的工作是有保障的,即使是CDD合同也不能因此就随便终止。主管除了继续对我进行培训和交代工作外,还千叮咛万嘱咐地教育我说第二天一定要来上班,"等着您来续签合同"。
 
      8月3日,星期五,我超期工作一天。主管一个上午跑来跑去,越是临近中午神情越是严肃。终于在中午十二点四十五分,她请我到副总经理的办公室,二人首先恭维了我好一番,说了许多我是人才、工作出色、能力过人等等诸如此类的好话,之后话题一转,告诉我说因为公司目前不景气,已经打算在工作多年的老员工中裁员,所以暂时不能跟我这新人续约。听完这一派胡言,我心里暗笑: 想不到法国公司里的办公室政治也跟以前在国内的情景异曲同工。他们俩满脸堆笑地看着我,估计是在等着我大吵大闹。在这样可笑的公司,勉强干下去又有何益?于是我一脸坏笑反问他们不是因为其他原因吧?因为听说公司跟中国方面合作的前景一片光明哦。那两人立即辩解说的确是因为公司业绩问题,还许诺说明年如果我还有空闲时间公司又有需要,很希望能继续跟我合作。我心想算了吧,跟他们再扯下去岂非浪费自己时间?于是结帐办手续走人。他们一脸惊喜,大概是没想到预期的麻烦这么快就解决了。签收的时候我对那张支票的数目有点疑问,回家的路上对赶来接我的他说了,仔细研究之后发现我得到了一笔挺不错的奖金。他说那是他们怕我去投诉、所以给了我"掩口费"。
 
      就这样,我在法国的第一份工作莫名其妙地丢了; 而且至今我们也不清楚到底是保险部门还是anpe惹出来的事。不过工作丢了反而心情更轻松,因为从这天开始,我再也不用每天费尽心思地计划要穿什么衣服上班才能不露痕迹,再也不用在风驰电掣的公车上担惊受怕,从此也可以象其他准妈妈那样幸福地以本来面目见人咯。
 
      回到家接到了化验室的来信,简单扼要地说明我7月30日的验血报告出来后直接送交妇科医生。八月份我跟医生的RDV是在十三号,也就是说还要煎熬近两个星期才能够看到这个既期盼又害怕的结果; 而这段等待的日子,我们在"惶惶不可终日"的状态中渡过。
 
      这时候重新成为无业游民,对自己对宝宝对他都有百利而无一害,最明显的好处就是可以调整心情,放松心态,多学习怀孕育儿知识,然后想想如何提高胃口的办法。
 
     8月13日,星期一,揭晓的日子。妇科医生放假了,替班的是一位很和善的女医生。例行问诊之后,她不动声色地拿出化验报告,认真地看了我们一眼,然后说出了那个数字: 验血结果 — 胎儿T21的机率为1/850。 听了这话,我一下子抓住他的胳膊,说了声"谢天谢地",他则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替班医生见此情景,笑着说也许我们已经作出了决定,不过最好还是等到妇科医生放假结束以及我怀孕满22周后的那次B超结果再说。
 
     8月22日,星期三,我怀孕满四个月了。今天的确是特别的一天,早上起来清清楚楚地感觉到肚子被结结实实地踢了三小脚! 我高兴极了,因为之前在网上看到怀孕将近四个月左右就可以开始感觉到胎动。早两天似乎就有些小小的动静但不清晰,我还暗自担心; 看来是小家伙在投石问路呢。心情大好之下,我给几个朋友发了邮件,小范围地汇报了自己有了宝宝的情况: 说实在的,真的不是自己故作神秘,而是家里要求我严格按照广东人的习惯、怀孕不过四月不要到处宣扬,自己心里也的确没底。现在既然顺利过了四个月,当然就忍不住想跟好朋友分享我的喜悦了。
 
      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真好,可是拨开云雾见光明的日子还没有、没有来到。 

mm0815'2007 2007年8月15日,怀孕三个月零二十五天

艰难的七月: 爸爸妈妈是这样”吓”成的

2008年03月30日 15 条评论

     

      2007年7月2日,下午做了第三次孕期检查。15点06分的B超小图片上,清楚地显示着"60.6mm"。医生随口问我们是否关心胎儿的性别,我们异口同声地说出之前商量好的答案: 不管男孩女孩我们都喜欢,所以干脆就等待这个惊喜吧。小小的胎儿茁壮地成长着,准爸爸妈妈当然欢欣鼓舞; 然而一个新单词的出现让我们的喜悦蒙上了一层阴影。amniocentèse(羊水穿刺),这一长串的字母,直到今天只要我再次看到它们、心里仍然感到不自在; 由此可以想象到当时我们对此的感受。

      又回到高龄这个问题上来了。据妇科医生的解释和分析,我这年龄段的孕妇,胎儿有可能是trisomie(唐氏综合症)的比率为1/250,而要证实的唯一有效方法就是做羊穿; 可是每一百个经过羊穿的无辜小胎儿里就有一个会以流产而告终,而且万一抽取羊水的时候稍有不慎、还可能造成胎儿手脚的损伤(轻微或严重); 最可怕的是测试结果要等待三个星期才能得到,也许没有等到结果BB已经没有了……。所以要谨慎、所以要等到第一次正式的详细B超检查之后再做决定、所以要赶紧跟B超医生预约、所以我们得到了开在著名的美丽滨海城市那个诊所的电话。

      我们俩互相安慰着回到家里,作为工程师的他还以数学反证法来给我论证那可怕的1/250之概率的不合理性。然后分别给我婆婆和爸妈打电话,他们的态度非常一致: 我们不需要那个测试。

      7月3日中午下班在公车上,一位年轻孕妇跟相熟的司机讲述她在怀孕头三个月的时候因为感冒险些流产、不得已请病假三个月千辛万苦保胎的惊险故事。我在旁边听了也跟着出了一头冷汗,暗自希望公车司机们车速不要太快才好。

      7月4日上午和人事部老总开了会,会议内容就是跟我续签合同的各种细节。妇科医生明确告诉我说怀孕是私事,公司无权过问; 普通科医生还提醒我说怀孕头三个月内容易发生流产的意外。她们二位的意见也正是我和他当时的想法,我当然对自己的私事只字不提。短会开得很顺利,最后结论就是公司尽快帮我准备新的CDI合同,与此同时给我提供更多的业务培训。

      7月7日星期六,盛夏的艳阳下我却手脚冰凉。当天是我怀孕第12周零六天,也是我们的第一次正式B超日。检查结果准妈妈和胎儿一切正常,除了书面报告上那一行令人触目惊心的红字: nuque(颈后)2.5mm。所谓nuque,其实是测量胎儿颈后的液体高度; 面对这数字,那位说话速度极快、工作态度颇为机械化的女医生二话不说就走出检查室,好一阵子才折回来对我说: 夫人,您怀上"T"婴儿的机率现在是1/140,我认为您应该去做羊穿。

      这话仿佛如雷贯顶,而且她对我们的问题解释得也很不详细。忐忑不安地回家之后,立即在网上查询相关资料,发现很多医生的见解是胎儿nuque在3mm以下的就基本上不用担心,同时"T"孩子的母亲年龄段范围很广,只是母亲年龄越大生下患儿的可能性越大。还看到有位妈妈在孩子出生后候补的文章,大意是B超测量胎儿nuque之后的"T"婴儿比例是1/9,他们夫妇坚持到底、最后生下了健康可爱的宝宝; 另外有准妈妈跟帖说自己就是因为羊穿在等待结果期间不幸流产、而检验结果证明自己失去了个健康BB……在如此郁闷的低气压下,我们不约而同地劝慰对方不必太担心,其实自己的心理压力自己最清楚; 但有一点、我们俩的态度是一样坚决的: 那就是都排斥羊穿。

      好在好在,还有一根救命稻草: 怀孕满三个月后的验血 — 这是对胎儿没有任何危害和影响的检验方法,一定要满怀耐心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7月14日,法国国庆日的晚上,我们去了cap d’antibes观看焰火表演。站在le phare de la garoupe充满树木清香的小山坡上,我对他说: 我坚信我们的孩子是个好得不得了的小宝宝; 他拍拍我的脑袋说: 嗯,别看我媳妇个子小,个性却坚强得很。一句简单的话却提醒了我: 我们俩都很感性,我比较外向乐天但缺乏主见; 他沉稳内敛因而"被迫"掌握家里的大方向。平日里我是紧张大王,遇到事情容易慌慌张张,每当这时候总是有他撑着。但他有一个弱点: 凡是他爱的家人有问题发生就容易乱了方寸。因此我决定自己一定要加倍乐观、要costaude(结实)。

      幸而这慌乱的七月也有一两件好事: 7月26日终于接到通知说我的保险卡生效,怀孕满六个月起至分娩后十二天内可以享受100%的相关医疗报销(尽管电话里那人不知啥眼神地将我的预产期误认为是九月份还说要正式发信给我并抄送我的工作单位、lg为此差点要丢了电话飞车过去理论); 7月29日在极度惊慌失措中踉踉跄跄地上了第一节驾驶实际操作课; 而最美妙的是腹中的宝宝似乎很懂事,暂时给我带来的唯一不便就是没有胃口和疲劳,整个孕期中我一次呕吐现象都没有发生过。7月22日是个星期日,我们在西北风中去看海,为的是纪念终于渡过了最不稳定的怀孕头三个月。

      7月30日,中午下班我直奔化验室,做那个又害怕又期待的抽血化验。听说血样要送到巴黎,结果如果有问题会尽快出来并通知准家长,否则的话就要等三个星期。尽管我是无神论者、这时候也忍不住祈求上天: 神啊,请赐给我漫长的三个星期吧。

      那天晚上我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突然想起保尔.柯察金: 英雄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放在我们家,倒是可以改为: 爸爸妈妈是这样"吓"成的。想到这里,自己都不禁无奈地哑然而笑。

DSCF3222' 2007年7月29日,怀孕三个月零一周

紧接着的喜悦与啼笑皆非

2008年03月15日 13 条评论

    

      日子过得很快,怀孕的第一个月安安静静地过去 。除了每天早晨和中午下班坐在风驰电掣一般于环山小道上飞驰的公车里心惊胆战、以及在公司随时随地提高警惕以防跌倒(我是出了名的摔跤大王)之外,好象一切都跟从前没什么两样; 妊娠反应也不很显著。然而不知为什么,心里总觉得空荡荡的很不稳定。时常夜半梦回,会担心那个细微的小生命是不是还在我的身体里面; 有时侯忍不住跟他提这样的笨问题,弄得两个人都有点紧紧张张。

      2007年6月1日,是我们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在antibes的一家意大利小馆la famiglia吃了顿安静惬意的晚餐小小地庆祝了一下,回想这一年间发生的许许多多,真是感慨万千。6月4日,是我们第二次检查的日子。两次检查之所以相隔时间那么短,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我是高龄孕妇; 而且围绕这一点,在整个孕期给我们带来了困扰无限,这是后话。 从这天开始,以后每次的例行检查我都被要求去验血,到了最后几近忍无可忍,于是自嘲地对他说他媳妇快要变成蜂窝煤了。

      检查的结果良好,下午1点48分打印出来的B超小照片上,清晰地显示着"18.0mm"。小小的胎儿成长得很快,有趣的是我们好象看见他/她照片上的姿势是坐着的,弯曲左手、右臂长伸,两条小腿交叉。回到家里,我兴高采烈地打电话给老妈,告诉她原来BB好好地在那儿呢(当然招致一顿好骂),他也把小照片放大扫描发了邮件过去。接连几天,我们无数次地拿起小图片,看了又看,几乎到了爱不释手的程度。

      其他事情也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工作越来越得心应手,与国内厂商、香港和国外客户的沟通联系逐渐展开。6月27日,部门主管正式跟我提出续签合同的建议。当时我的工作合同是为期三个月的CDD、每天上午工作半天; 如果须约将会更改为CDI、全日制工作。为这个我思想斗争了好几天: 答应吧,怀着宝宝不知道能否应付愈发忙碌的工作; 不答应,估计这工作就要泡汤了–不是舍不得或者找不到,而是目前的情况一切从头开始估计会比较困难。挺苦恼……

      驾驶学校的课很无趣,可为了那张遥不可及的驾驶证"赶鸭子上架"也得坚持着,因此每天下午都去学习那讨厌透顶的CODE。加上课程有时间限制,又不知道何时才能真正开车上路; 本来我就是个运动和方向感白痴、万一要等到行动不便的时候才能开始实践课岂非自找麻烦?更苦恼……

      最最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发生在六月下旬。l’assurance maladie(疾病保险)6月17日来信一封,正式通知我的怀孕申报被拒绝。现在回忆起来觉得可笑,当时我们真是气得够呛。事情坏就坏在我那时任职的公司一直拖拉着没有给我去办理carte vitale(保险卡),最后还是他到社保部门帮我填表登记申请新卡(我原来的保险卡挂在他的名下)。于是为了这怀孕申报和新保险卡,lg不知跑了多少趟,个性耿直的他每去一回都要与对方理论,有时侯被气得无法形容。最后这两件事情总算解决了,但那官僚主义的社保处还是给我们留下了个麻烦的小尾巴。

      天气炎热的六月, 就这样在紧张与安心、快乐和忧愁中结束。

(准妈妈日记之二)

capD'antibes--20070609 2007年6月9日,怀孕一个月零十八天

另一种人生从那天开始

2008年03月7日 15 条评论

    

      事情已经发生了将近一年,但是那天的细节历历在目,成为了我们人生里永远忘不了的美丽记忆。

      时间回到2007年5月17日星期四 — 他的生日,那天正好是个休假日(Ascension, 翻译过来是"耶稣升天节"吧)。早上做了个自我测试,得出的结果是两个++。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特意叫他一起来看。 按照他们两兄弟的习惯,自己生日的当天要主动打电话给妈妈祝贺生日快乐、以感谢妈妈的生育和养育之恩。今年的这个电话按计划是先由我来给婆婆打,讲完了再递给他; 通话的最后他高兴地告诉婆婆,说我给他送了个最棒的生日礼物,然后在他的"威逼"之下我吞吞吐吐地对婆婆说: 您可能要当奶奶了。

      接下来当然是打电话回广州家里汇报,作为前主任医生的老妈,跟我说检验棒准确率的确很高、但是为保险起见还是要以医生诊断为准。

      不凑巧的是,我的妇科医生正好利用周四休假日连休好几天,于是整个周末我们都在惴惴不安中度过; 直到5月22日诊所重新开门,他第一时间跟对方的秘书联系,得到指示要先到化验室做相关化验、结果出来后再马上跟她们联络约见。于是22日下午化验(我当时的工作是每天上午半天)、23日得到确认结果、24日就去做了第一次孕娠检查。

      本来怀孕是令人高兴的好事,可我们的担忧不无道理: 因为上次的严重意外、要不是送医院及手术及时,很可能我就把小命给丢了。所以当时手术完毕(07年1月13日),主刀医生(也就是后来我的妇科医生)警告我们说今后一旦有个风吹草动就要马上跟她联系以便立即备案检查。

      5月24日,又是一个星期四,担心公车出问题而迟到,他专程到公司来接我下班。下午一点五十五分,在妇科医生的诊室里,第一次在电脑小屏幕上看到了我们未来的宝宝 — 他那么小,B超小照片上显示的是"2.7mm"。拿着那张薄薄的打印纸,手里感觉到的却是实实在在的重量。经过医生确认,我的孕期从2007年4月22日开始。

      离开诊所,我们决定去买东西。他边开车边牵着我的左手,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不时相视笑笑,眼睛里都有泪光闪烁。千言万语千头万绪,彼此的心意就在静默里相通。

      从那天开始,我们的另一种人生开始了。回想这怀胎九月的种种经历和心情,真是百感交集。如此美丽的记忆,回忆起来还是很需要勇气。

(准妈妈日记之一)

mm-04292007  2007年4月29日生日当天的照片,怀孕一周(当时并不知情)

了不起的一天

2008年01月16日 15 条评论
 
2007年12月27日      星期四      天气阴冷、间或有小雨和稀薄的阳光
 
      转眼间圣诞节过完了,又开始了正常的作息。
 
      昨天下午按照约定我们跟着一个地产中介去看房。那附带着一小片土地的老房子坐落在一个小山坡上,空气清新,不过门前的马路估计24小时都有汽车穿梭,当然不能考虑。之后lg和我带着婆婆去了mandelieu的中国超市买东西,最后再到BB用品专卖店寻找小摇篮未果之后就回家了。
 
      吃过晚饭觉得又冷又累,心想天啊、不会是着凉感冒了吧?于是赶紧冲了个热水澡接着就睡觉。迷迷糊糊感觉宝宝好象总是在踢我,动作很大; 而且婆婆这两天一直跟我说我的肚子"变低了",要多加小心……,心里顿时七上八下起来。
 
      突然感觉异样并从睡梦中惊醒,下意识地看了看手机,时间是凌晨2点04分; lg跑去婆婆房间报告,婆婆当机立断决定赶紧去医院。从我们自己家去格拉斯产科医院大概20分钟足以,但是从port fréjus过去就要将近一个小时。高速公路上漆黑一片,雨停了、夜空中有小星星闪烁。为免lg和婆婆担心,我还一路上嘻皮笑脸,尽管自己心里怕得要死。这个"怕"事出有因: 因为一直排不上队,所以我的产前sage-femme培训课约定在一月七号。预产期应该是一月二十二号,难道小家伙现在就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出现了吗?
 
      到达医院急诊中心大概是凌晨2点50分,办好了登记手续之后我被送到楼上的产科。因为只允许一位家人陪同,婆婆就在外面等着。3点09分进入检查室,值班的sage-femme(助产士)漂亮亲切(后来我看到她的名字是P),一边给我做检查一边跟我们轻松地聊天。检查结果是"travail efficace(有效工作)",就这样我正式住院了。然后她在我的腹部放上仪器,连接好之后立即听到了宝宝强有力的心跳! 听了一会儿她笑眯眯地说啊! 小家伙状态很好啊! 我和lg相视而笑。接下来的工作就是帮我验血、量体温血压等等。因为这首次检查要持续一个小时,于是lg把我"托付"给医院之后赶回家里取我的各种书面材料(B超化验结果等等的papiers)和小行李。
 
      一个小时之后,我被"转移"到salle d’attente d’accouchement(候产室),P给我吊瓶注射抗生素,说好还是一个小时后再来给我检查; 五分钟后她敲门进来,手里捧了一堆杂志。真是贴心啊! 于是我开始看法国总统大人的风流韵事,睡眼朦胧中听到开门的声音,原来是lg大包小包地赶回来了,还告诉我说婆婆不听劝告 — 不愿意留在家中休息、非要一起来医院等着…… 第二个小时过去了,P给我检查之后告诉我们说有所进展,继续观察。这样通宵未眠的lg第二次离开医院送他妈妈回家。
      也许是因为疼痛的加深,时间开始变得缓慢起来。听着隔壁房间里的准妈妈开始大哭接着坐在轮椅上被推了出去,心里升起一丝羡慕的感觉。焦急中幸好lg再次出现了,风尘仆仆一脸倦意。早上八点,P下班; 脱下制服换上便装的她更加美丽, 临走前还特意来跟我们告别、预祝我们生个漂亮的小宝宝。
 
      接班的助产士有双很好看的绿色眼睛,微笑里带着专业性的严肃。 给我的第一个"指示"就是为了提高"工作"速度,建议我在走廊里散步; 接着去冲个热水澡放松一下; 然后她一个半小时之后再来检查。正说着话呢一个助理跑来找她,她边走边回头问我要不要喝杯热茶。简单的一句话让我狠狠地感动了好一阵子。
 
      那我们就开始散步吧! 这个散步说的轻巧、做起来可一点也不轻松了,走几步就要休息片刻。透过窗户玻璃,看见雨停了,地面上洒着一层薄薄的阳光。等待原本就是困难的; 但是这种痛苦而甜蜜的等待却让我们充满了希望。
 
      时间分分秒秒地过去,大约十一点多,当班的助产士高兴地告诉我说检查结果是"两厘米"; 我们大着胆子地问了一句总共要多少厘米啊?她说十厘米吧,因为BB的小脑袋大概就是十厘米……接着她说我可以去上洗手间等等,做好准备就可以进产房了。然后第三次问我关于péridurale的决定。这个péridurale,就是"无痛分娩",实际上就是腰椎麻醉。十一月底见麻醉师的时候,已经被那份巨大的文字说明和麻醉师的口头解说中之后遗症吓得半死; 加上老妈这退休主任医生又在电话里讲了很多不利之处,我本来的打算是既然自己的忍受力和意志都蛮强的、能不做就不做吧。结果看来是硬撑不过去了,所以最后的决定还是接受了。
      大概中午十二点钟的时候我们终于进了产房。腹痛的次数越来越频繁、程度也越来越加深。看着lg在旁边坐立不安干着急的样子,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尽量保持仪态、不许大喊大叫(这个我真的做到了)。助产士跑进跑出地联络麻醉师,边观察我的心跳血压以及宝宝的心跳边指导我正确的呼吸方法。交谈中我们知道她的名字是M.P.,是科西嘉人,赫赫难怪感觉那么有个性呢。她对中国和中国文化都很感兴趣,还对lg说您的太太忍耐力真强,是不是跟中国的传统文化有关。接着又问我来了法国多久了,并夸我法语学得快。我心想不学快点生BB的时候啥也听不懂可不就麻烦更大么。
 
      终于在苦等至少一个小时后麻醉师和他的助手出现了,第一句话"请家属暂时回避"就顺势把lg"轰"了出去。M.P.脸上明白地露出了不高兴的神情,嘴里还直截了当地说"我到处找您呢",呼呼! 然后众人将我一轮折腾,首先是腰椎部分的皮下注射麻药,药水推进皮肤一阵刺骨的疼痛; 接下来才是在腰椎上注射,感觉真的蛮恐怖。
 
     接下来就还是等、检查、再等。终于开始看见曙光了: 下午两点左右,由两厘米变成了四厘米; 然后慢慢开始向八厘米的方向迈进。这时候除了M.P.,又多了一位友善的圆润大眼睛美女S.,她的工作是auxiliaire puéricultrice(直译是"助理保育员"),就是负责接应照料新生儿等等。
      最后冲刺的阶段终于来到了! 麻醉师的麻药剂量控制水平真高,达到的效果就是不太痛、但是感觉非常清晰。产房里的五个人(助产士、助理保育员、我、lg和宝宝)一起努力起来。这个艰难的过程持续了四十五分钟之后,眼看着就要成功、却总是差了一点点; 这时候M.P.请S.去找产科外科医生过来帮忙,因为她担心时间拖久了对大人孩子都不利。不一会儿功夫进来了一位雷厉风行的女大夫,第一行动又是把lg"轰"了出去,接着就开始采取行动……
      终于在2007年12月27日下午3点53分(15:53),我们的儿子出生了,长达十四个小时的"战斗"以"婴儿顺产、母子平安"的胜利而告终。看着这美好的新生命,我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时候我们都哭了,就这样,了不起的爸爸、了不起的妈妈和了不起的宝宝,一起渡过了我们生命中最了不起的一天。

2008年R家的头号喜报^!^^!^^!^

2008年01月6日 16 条评论
DSCF3616 
      我终于回来啦! 首先恭祝大家新年快乐! 万事如意! 在美丽的2008年里继续青春美丽!
 
      "隐身"了这么久,是因为我去干了自己人生里又一个第一次的最美好的事: 生BB! ???对对对,没错没错! 我们家的金猪宝宝出生啦!
 
       2007年12月27日15点53分,我们的儿子出生。小家伙比预产期提前了四个星期到来,出生的时候体重为3110克,身高50厘米; 尽管生他的时候母子二人的意志力和耐力都经受了足够的考验,但结果是好的: 顺产; 母子平安。等他的出生卡弄好了之后我再贴上来吧!
 
      这个非常可爱的安琪儿名字叫做: Vincent Robert Xiaochuan REYNAUD, 依照法国人姓名的习惯顺序,依此就是宝宝自己的名字、爷爷的名字、外公的名字(当然是我老爸中文名字的汉语拼音写法)以及他的姓氏咯! 中文的名字经过我的精挑细选,找到了两个发音跟法语相近、而且含义美好的汉字: "文森", 这样我们可以理解为"文化森林"、"文化的森林"、"森林的文化"……,够小资够文艺吧?
 
      我们母子俩在La Maternité de Centre Hospitalier de Grasse(格拉斯产科医院)待了一个星期,一月二号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名声卓著的格拉斯产科医院给我们留下了永远不会忘记的回忆。
 
      好了好了,暂时先到这里,小家伙醒了,在他的小摇篮里咿咿呀呀地"自言自语"呢。等我有空了再回来好好写写怀孕九个月的经历,还有我家小Vincent的成长吧!
 
      最后我们一家三口再次祝大家新年快乐! 天天开心! 日日幸福!